第173章

    紫阳用天命石加持噬日,消灭不少凶兽。但是,不远处的一个地方,引起了噬日的注意。

    那个地方,如墨的黑云翻腾不休,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之后,渐渐生出一道裂口来。

    红岩发现凶兽们在裂口出现之后,全都往后退了一步,低着头,发出呜呜的低鸣。听起来不像是警告,更像是胆颤。

    紫阳的剑眉皱得很紧,脸上的线条紧绷,嘴唇紧紧闭着,握剑的手骨节突出。他仍保持着风度翩翩的姿势,但其实身体紧绷,后脚早与前脚挪开一步,脚跟微微踮起,只要有风吹草动,他便能立刻反应。

    红岩飞到紫阳身旁,在四周布下结界。红岩仍岩系的老神,结界可想而知的坚实。

    众人众兽皆盯着那个裂口。

    裂口突然又大些,风吹得衣袂格外地响。风中,有异样的血腥瘴气。瘴气极为浓重,凶兽们长年累月在瘴气中生存,此时此刻有坚持不住,口吐鲜血,一头倒下的。

    紫阳与红岩极度不适,幸而噬日给了他们两滴血,涂在额间,方才减缓了些。

    裂口形成一个完整的圆,有什么东西从那园中踏出一只脚来。那脚很正常,不是什么凶兽,而是像人的脚,而且,脚很小,更像是一个小孩的。

    噬日往后退,立在紫阳与红岩身前。

    “噬日,可知是何物?”

    “黑濯。”

    红岩惊得说不出话来,如山的身体不自觉地出了一身冷汗。传说中的凶兽,比噬日还要强大的黑濯。

    黑濯已经完全出来,如小孩一般无二。若不是听得噬日说他是黑濯,有谁会信。

    “噬日,黑濯为何会成这般模样?”

    “黑濯他也不知道,你如何来问问我?”小孩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容无害。

    紫阳的眉头更紧,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周围的风声又那么大,小孩就已经听见他轻声的一句。

    “黑濯,你为何这幅模样?”

    “噬日哥哥,你可真好玩。我自然是想变成什么样,就变成什么样。今日我想变成一个小孩,就变成一个小孩。难道你不觉的小孩挺可爱的吗?”

    噬日心道,“可爱是可爱,却根本不适合你。”

    “噬日哥哥,是说我不适合。”小孩笑着,“孩子仍是未来之希望。比如今日,我要灭了这六界,重新来过,而我,便会是这新世界的第一个孩子,第一个希望。你说是不是?”

    “黑濯,你仍凶兽,天生破坏,哪里来的什么希望。”紫阳开口说道。方才他已思虑过,总算是想明白了一些东西。

    那日在异界,他见到黑濯,还是混沌一团。今日他已变成孩童模样,想来是魔主无天给他提供了不少的能量,而刚才的献祭,定然有很大的一部分是献给黑濯。所以他才会这般模样。

    不过他仍是孩童,说明他的能力还没有达到最强。

    “紫阳,不必费心猜测,即便我是个孩子,也不妨我毁天灭地。”小孩朝紫阳做了个鬼脸,然后又笑道,“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又长高了些。”

    紫阳,红岩和噬日定睛一看,个子还真是涨了些。

    “噬日。红岩。”

    “是。”

    时间如此紧急,若是等到他真得长大,到时候哪怕三人联手,都不是黑濯的对手。

    红岩用岩石将其困住,噬日挥出烈焰,紫阳使出九龙悬顶。

    众凶兽早就退得老远,盯着这边的情形。他们希望能分到一杯羹,以能增强自身的实力。

    只是,三人的招式使出之后,天地间风云乍然变色。天空成了墨水的黑,闪电吐着长舌刺啦啦地一道又一道打出去。借着闪电的光芒,可以看见躲在四周的凶兽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四方大陆之人,刚受了凶兽的屠杀,又遇到这般的异象,竟以为天地是要覆灭。

    紫阳望了一眼四方大陆,心有不忍,可要战胜黑濯,真真是避无可避的事情。

    黑濯微微一笑,避开九条巨龙,又一掌劈开困住他的石头,从火焰上空飞过。火焰似乎长了眼睛,对他穷追不舍。

    噬日见此情状,又接连唤出几道火舌,合力攻过去。

    黑濯被火焰追着,四处乱跑。他身形极快,每每在火舌快要沾上他的时候,就巧妙避开。

    “上。”紫阳一声令下,三人同时飞身而出,配合火焰进攻的路数,处处封闭住黑濯的动作。

    只见黑濯光着脚丫,身轻如燕,四处飞奔,在三人的合力围攻下,不见丝毫慌张。反而不时大笑出声。

    “你们三个大人,竟追不过我一个小孩子。”黑濯挑衅,“快来,这捉迷藏的游戏真是太好玩了。”

    三人一头黑线。好歹他们是这天地间实力超强的人,竟然被一个小孩子戏弄至此。

    紫阳一边追他,一边施法念诀,噬日额间的天命石突然光芒大盛。

    噬日恢复本来之凶兽相貌,体型巨大,犹如几座大山合体。

    “噬日,用冰岩火海。”紫阳命道。

    吼……噬日发出一声长啸,其声直达天际,久久回荡。紫阳与红岩都不免用神力护着耳朵,以防被这声音震晕过去。

    “噬日哥哥,这是真要杀我吗?”小孩一改刚才的嬉笑,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来。

    红岩面露难色,眼前的小孩真是一幅小孩的模样,看起来着实有几分凄惨。明明知道他是黑濯凶兽,但这样的一副面孔,真真是下不去手。

    “红岩,小心。”紫阳上前,用灵力将其唤醒。

    “神君。”红岩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是中了黑濯的法术。黑濯变成小孩,易让人产生同情心,他便可以利用这同情心,趁机杀人。红岩方才就是被这幻术所迷,所幸紫阳及时唤醒,否则随着幻术的深入,他可能会反过去帮助黑濯。

    “红岩,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在这么装,也改变不了他是这世间第一黑暗凶兽的实施。”紫阳提醒道。

    红岩点头,重又振作起来,瞅准机会,协助噬日,发动进攻。

    噬日在天命石的不断加持下,使出的冰岩火海越发厉害。

    他手中剑一挥,便是一道冰岩铺展开去,而所到之处,皆是一层厚厚的冰层。若是被小心被粘到,便会瞬间化成冰层的一部分。而伴随着冰层的,还有熊熊火海。

    两厢攻击齐齐发动,威力无双。

    黑濯为防止被冰岩火海碰到,为自己施加了一层结界。另一方面,他还要不停逃脱。而可恶的巨龙和石头,还是不是地封住他的去路。

    真是该死!小孩狠狠地骂了一句,目光已不是孩童般的单纯无害,而是透着一股狠厉劲儿,像是要将人生吞活剥一样。

    三人发现黑濯似乎有些力不从心,更加猛烈地攻击过来。

    刺啦一声响,黑濯的脚上被烈焰沾上,顿时一片焦黑。黑濯在剧痛下,分了心神,速度慢了半分。

    红岩迅速施法,只见黑濯所在之处,轰隆隆地发出一阵声响后,就有数块巨石从云中飞快而出,将黑濯围了个水泄不通。

    紫阳的九条巨龙随即而上,排成九龙悬顶的架势,将石头缠了个结结实实。巨龙口中还不断滴下龙涎来,将石头的缝隙之处悉数封上。

    如此结结实实形成一个石头牢笼,即便是他黑濯,想来也是动弹不得。

    “噬日。”

    “是。”

    噬日明白紫阳之意,在手中划出一道口子,黑色的血瞬滴在石头上,蜿蜒而下。只要这血从头到尾连贯之后,就会形成一道极强的封印咒语。

    这道咒语汇集了凶兽噬日之血,天命石的力量,以及紫阳神君的神血之力,仍是这世间最强的封印。相信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解除这封印的。

    血已经蜿蜒到底部,只差一指宽的距离。

    胜利在望,三人都紧紧地盯着,生怕这最后再生出什么枝节来。

    还差一点,一点……肉眼可见合上了。

    “好。”红岩一声轻呼,欣喜道。

    紫阳和噬日也明显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只要消除那些凶兽就好。

    他们转身走出不过十步之遥。紫阳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之后又喷出一口鲜血来。噬日同样如此。

    三人不约而同转身望向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