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这夜,我和他在清水阁沐浴毕后,我登上文石,亲自拾起寝衣准备换上,而突然,同样从池中走出的他便一把拥住了我,手臂在胸前缠紧,紧到我几乎难以呼吸。

    他湿漉漉的发丝披曳而下,洒在身上的水珠清凉。这是多久未曾有过的动作,预兆着接下去的缠绵旖旎。风吹过,为这突兀,我心跳怦怦加快,身子也不禁在风中颤抖。他的胳膊进一步紧缠住了我的腰,低头,熟悉的气息便在肩头滑过……

    我的手微微攥紧,清水阁中的帘幔在狂风中飘舞,接着原本敞开的门面前徐徐关闭。此夜春风微醺。他无任何拘谨却又未发一语。因爱的灼热,似乎清凉的文石也沾染了温度,不禁然间,也是意乱神迷。

    半夜突然觉得冷,恍然醒来,得以感觉身侧不远处宽阔的胸膛,才想起这不是梦。我抬了抬头,看到他眉心微蹙,睡得沉重而并无以往的欣悦,似乎积压了无尽的伤。他此夜也并未如以往那般揽我入睡。离我的距离让我觉得与他先前的举动有微妙的差异,不由得,心头也微微一酸。

    “唔……”

    突然听得他的轻声呢喃,眉头似乎蹙得更紧。我怔了怔,主动地靠近了他,然后听到他轻轻地唤:“冷……”

    既然冷,为何还要选在此地?我苦笑,也不由得满心怜爱,似乎又回到了过往那些幸福和暖之日。我主动贴近了他宽阔的胸膛,然后将手臂吃力地穿进了他的腰间,抱住了他在夜中发冷的身躯。

    他的身体一颤。

    似乎就这样悠悠醒来,他不敢乱动,只是吃力地睁开惺忪的眼睛,然后哑然。过了许久才开了口:“你……”

    “……还冷吗?”闭着眼睛,听他胸膛有力整齐的心跳,轻轻地问。能够感觉得到,他的身子也正在我的怀抱中微微回暖。

    他似是怔了怔,然后问:“为何要如此对我?”

    这还用问吗……?

    为这突兀的隔阂我觉得眼角微酸,原本不错的心情也被这句话给打压了下去。我忍住泪,闭上眼,没有给与他回应。怀中的温暖仿佛也在瞬间降温至不存在。我闭眼更加紧地抱住了他,因我也不知还能这样抱他多久。似乎也瞬间明白,终有那么一天,他的心里将再也没有我这个人的存在……

    没有存在……

    证实不出我预料的是,此后,他开始大肆纳妾,一个又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被他纳入韦府。

    袁氏、厉氏、司马氏、张氏……不久,对韦元珪一见钟情的康子原之妹康小梦也入了府。这真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瞬间成了韦元珪最为宠爱的对象,其他妾室除了张氏之外,都瞬间被冷落了下来。

    很自然地,她们都对康小梦心生嫉妒。而康小梦作为康子原的妹妹,居然愿意给韦元珪做小妾,当真让我吃惊,然而也不得不佩服康小梦的勇气,是她亲自向韦元珪提出要做他的妾的。那一夜,她还当着我和康子原、康子原的妻子楚娘的面。康子原生气的呵斥了她,她却仍然坚持地说那句话:“元珪,让我做你的妾吧。我会和易姐姐和睦相处,也会好好地爱你的……”

    康子原面如土色。韦元珪也拒绝道:“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而我有那么多妻妾,嫁给我……岂不委屈了你?”

    康小梦连忙摇头:“我不在乎你有多少妻妾。能嫁给你便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了。”

    便是这样的诚挚和痴心罢,康子原也选择了尊重妹妹的意见,让韦元珪纳了她。

    然而纳她仍然是和纳其他妾室都不一样的。比其他妾室都要隆重,如同是在娶正妻。而这时的我哪怕已基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却也仍旧觉得心酸不已。我主动为康小梦梳头换嫁衣,我希望她嫁过来后能幸福。不负我所望的是,当她成了韦元珪的第七位夫人后,整个韦府仿佛就成了元珪和她的花园。她时常与元珪一同嬉戏玩闹,夜夜都陪着元珪同睡,他们簪花吟诗的身影也随处可见。

    也许罢,这一年对于元珪来说是十分愉快美妙的一年,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是如同一步一步地陷入一个噩梦。哪怕我对今日的情景早已有了准备,也在努力地适应,也不断地告诉自己,为了元珪那样的人,本就不值得。然而我还是无法真的如此潇洒地撇开一切,尤其是面对那一步步地确认,元珪的眼里已淡了我的影子。

    同时,元珪期待已久的喜讯也传了来。

    张氏张铃铃原本是青楼女子,姿色在所有元珪的妻妾中可称上乘。听人说,元珪本嫌弃她出身勾栏,不欲纳她为妾,只是因为她那时自称怀有身孕,所以才把她纳入府中。她仅比康小梦早入府两个月。

    初闻她事件时,我本以为她又是一个被元珪糟蹋的、不受元珪重视的可怜女子,然而到得她入府我才发现不完全是这么一回事。她姿容艳丽、伶俐聪明,一双眼中总闪着诡诈的光,把元珪服侍得妥妥帖帖,并无半点不被元珪喜爱的样子。

    于是我也很快地发现她是善机变、有心计,且十分懂得揣摩人的心思。

    所以康小梦未进府时元珪便最为宠爱张铃铃,康小梦进府后虽然元珪忽略了她不少,但是比起别的他几乎连名字都忘了的妾室们,她奇迹般地还能时常侍奉元珪一两次。平时有个小病小痛,元珪也不忘挂怀。相比之下,我这个当初和元珪一同来长安的女子,也已经被元珪冷落到几近厌烦了。

    是的,厌烦。我竟在他的眼中看到这样的情绪,厌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