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因为轻信人类,她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了漫长的时光。

    苏牧又回想起在第一次来到“表面上”的密室时,在地面上、书桌前,都曾经见到的那些深深的痕迹。

    尽管在那场大火之前,外围的那些景象应该都只是对方制造出来的幻象,但苏牧有理由相信,最起码对方在制造自己曾经深陷其中一百余年的那个密室时,是完全还原了的。

    那些随着时光一起铭刻下来的印记,都是她最痛苦的回忆。

    但同样是人类的张生,又成为了那束将她从无边黑暗中救赎出来的光。

    经历过这些的她,对人类到底是一种什么态度呢?

    看着那被神秘的光晕笼罩着的脸庞,苏牧皱起了眉头。

    “等等,我觉得你的描述中出现了一个偏差。”

    唐宛秋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尽管自从苏牧点燃那把火开始,一系列意料之外的冲击都曾一度让她的思维下线,唐宛秋终于还是在这个时候缓过劲来,发出了自己的质疑。

    “如果你所言非虚,张生他……”唐宛秋担心戳到对方的痛处,微微顿了一下,见那直直立着的女仙没有任何反应,才敢继续说:“张生他是用心头血来帮你挣脱封印的,也就是说,在你开始报复这个家族之前,他就已经逝去了。”

    “可是那副画,我们也是见过的。”

    见着对方依然不动声色,唐宛秋深深吸了一口气,鼓着勇气继续往下讲:“那上面分明记录了张家衰落的整个过程……神秘的怪病再度出现,所有人丁无一幸免……这些都是在后来的几十年里慢慢发展的了。”

    “如果这幅画是张生所画,他作为一个凡人,怎么可能预见到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呢?”

    看着那依然古井无波的身影,唐宛秋的心中一瞬间有些忐忑,唯恐自己这番言论会惹得对方雷霆震怒。

    其实也难怪她这么担心害怕,毕竟对方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毁掉一个家族的存在,是绝对的危险角色。

    而唐宛秋其实满打满算,进入源空间也才五天而已。

    在此之前,她还只是一个刚刚从体校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女青年,是一个完全的无神论者。

    现在她能够做到向这样神秘的家伙提出质疑,已经很难得了。

    虽然曾经因为大意栽在凡人手里,但是眼前的这个存在很明显不是那种会犯同样错误的家伙。

    那笼罩在面庞上的神秘光辉和身后不住挥舞着的巨大羽翼,都昭示着她已经取回了自己的力量。

    对于这样一个曾经孤独地度过近两百年光阴的生物,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心灵已经扭曲成了何种样子。最起码从已经发生的【暗杀者】事件来看,对方对轮回者们怀着的绝谈不上善意。

    出乎意料的,那泛着淡淡神光的女子轻轻地笑了一声。

    这笑声一出现,就抚平了在场每个人的心湖。

    尽管知道可能不该如此,所有的惊恐、怀疑、甚至警惕,都似乎在这一笑中被悄然抹去,只有发自内心的平静。

    苏牧紧咬牙关,强迫着自己从这种心境中退了出来。

    环视一周,除了尹清和宋小强,其他人的面上都露出了些茫然的神色。

    “仅仅是一声笑,就有这样摄人心魄般的威力吗……”

    苏牧眯起了眼睛。

    他又回想起了另一个人的笑。

    葫芦世界中最后出现的那个金发青年,似乎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