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暗红色的身影又一次隐没进了雾中,弑君者扯下蒙在脸上的赤红色面巾,她张开嘴,胸口起伏几下,街道上的雾气渐渐散去了。

    暗影不停留,每次经过一个地方,都会把血液带向天空。

    小巷子外充满了不明所以的整合运动,他们朝巷子里探头探脑的望去,可还未看清什么,浓雾中就已经飞出了一团红色的血气,从整合运动的队伍中穿过,一蓬蓬血雾爆发出来,整合运动如同麦子般倒下。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呃,呃...哈..."

    无数整合运动捂着喉咙,不甘的向天空伸出手,渐渐失去力气,身体也变得僵硬,重重砸在了雨中。

    "中计了!刚才的袭击居然只是佯攻?再让她切分我的队伍,整支大队都会失去作战能力...

    不行,得立刻联系上他们才行!"

    弑君者从夹克的口袋里抽出了通讯器,她看着不住颤抖的双手,猛地抬头,血气混着雨奔向了自己,藏在血气中的,是一双明亮而冰冷的眼睛。

    几乎是本能,她开始向后奔逃,她逃进雨中,浑身颤抖起来。

    就在刚才,她看清了血气包裹中的东西,那是个女孩,还未成*的女孩。

    可她也是只狼,一只叙拉古的纯血的狼。

    那种明快而鲜艳的地方,是狼群的聚居地。

    那里有雨,可太阳依旧挂在天上,那种雨是明快的雨。

    可当太阳不在的夜晚,殷红的鲜血就会布满台阶,顺着水流形成瀑布,叙拉古的每一寸土地都被喂满了鲜血。

    弑君者在那里长大,也对那里**丝毫怀恋。

    狼群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也是披着人皮的野兽,他们随时可能在谈判中掏出刀子将人捅个对穿,也可能在宴会的场合装扮的像个绅士。

    没人想跟疯子和野兽打交道,不管他们长相如何,行事如何。

    从刚才女孩出手的动作来看,全都是一击毙命,被她袭击的整合运动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划破了喉咙。

    这个女孩的狼牙,尖利的可怕,明明只是只**的狼,但这种捕食者的姿态令弑君者胆寒。

    "可恶,为什么我的手指不听使唤?为什么我在打冷颤!不能...不能被她追上!"

    就在弑君者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刻,红衣的死神已经从高空坠下。

    弑君者看着地上的影子,扭身便从袖子中甩出两把飞刀。

    天空中红色的身影以极为怪异的姿态扭过了飞刀,她的腰身扭曲将近半圈。

    若是在平地任何人都可以办到,但这是在空中,完全无处借力,人只能凭借自己腰身的爆发力才能做出这样的动作,可女孩几乎没什么停顿,这样的动作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她贴着两柄飞刀坠下,落在了弑君者的面前。

    两人都**停顿,在红衣女孩落地的瞬间,弑君者就前扑上去,两把匕首瞬间出现在她的手中,反握着向前划去。

    女孩同样选择了前扑,她只是在水坑上轻轻一点,水坑就犹如被炮弹轰击过一样炸开,红衣女孩带起一阵残影,与弑君者撞在一起。

    铛铛两声,火星四溅,两人的身影交错而过。

    **停顿,她们转过身又厮杀在了一起,短短几秒钟时间,匕首相碰的声音就接连响起犹如铮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