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以绪奥肯现状

    元素使团的出现并没有让阿兹尔的表情有太多的变化,这个世界上,目前唯一能够让阿兹尔认真对待的元素法师只有耐祖克,其他的太差远了。

    那些元素使团里的成员多是些年迈的老者,就算是稍微年轻一点的,看上去都可以当人爷爷的程度,虽然他们早已年迈,但是眼神依旧清澈,此时此刻看向阿兹尔以及莫德的眼神,都带着十足的戒备。

    尤其是阿兹尔,对方身上那件有着恕瑞玛国徽的服饰,让这些老者都下意识的仔细端详。

    其实他们之中并没有哪一位是恕瑞玛帝国时代活下来的人。

    是的,就算是在这个充斥着魔法气息的魔幻世界,长生对于普通人类来说,依旧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就以祖安皮尔特沃夫这些普通人最多的城市来举例子吧,祖安在被皮城压榨的时代,毒气弥漫下人口平均寿命低于50,皮尔特沃夫的平均寿命则是要在100以上。

    空气中充斥的魔法因子却是会给人类带来一些改变,但是如果说长生,那作为人类来说,目前只有习得魔法,成为以为真正的施法者。

    但就算是施法者,平均寿命也不过就在百载而已,这个世界的是公平的,虽然大部分地区活动和掌控最多的依旧是人类,但是他们的寿命却没有活动在这个世界的部分种族要高。

    就眼前这些在以绪奥肯尊贵无比的元素使,他们其中目前年龄最大的也不过只是三百多岁,这点时间对于人来说当然很长很长,但是和恕瑞玛那古老的历史相比,这点时间又根本不算什么了。

    “恕瑞玛的皇帝,你是以绪奥肯的最古老者吗?”阿兹尔看着那个向自己提问的元素使,对方有着一脸的白须,头戴一顶灰色连体帽,身材还挺高昂的,就算是上了年纪,依旧能够保持挺拔的姿势站立在那,也算是有点样子了。

    最古老者的意思很明白了,就是这座城市之中年龄最大的,很显然,这位灰帽老者就是这样的存在,他在听到了阿兹尔的自我介绍之后,就愣住了,对于刚刚所说的话根本是一句也没听进去,此时此刻瞪大双眼看着眼前这位鸟头算人身的华贵男人,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惊愕。

    在场的其他元素使也被对方的话吓到了,其中有部分人是和那些皇族一样不相信这件事情的,还有一部分则是……

    “伟大的皇帝,您虔诚的子民向你奉上无限的尊敬。”这些相信的直接是干脆跪下了,他们的上身趴在地面上,给人感觉就好像是朝圣的信徒一般。

    以绪奥肯对待历史的看法有几种派系,其中最着名的三种,一种是觉得以绪奥肯已经是个独立的国家了,和恕瑞玛没有任何的关系,还有一种就是觉得以绪奥肯就是恕瑞玛分割出的一部分,还有就是卡在中间的派系。

    觉得是恕瑞玛一部分的派系成员之中,其实更多的是觉得太阳圆盘也是他们的信仰图腾。

    这玩意儿真的太经典了,经典到什么程度,如果这个世界有专门考古的人员……嗯,尹泽瑞尔这样的不算,那么估计在发掘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古文物之时,肯定能够发现和太阳圆盘相关的东西。

    当然,也说不定会发掘出弗雷尔卓德人的一些远古用具,那地方是第一个诞生人类王国的地方,也算是文明的发源地了。

    总而言之,太阳圆盘并不是只有古恕瑞玛的精神图腾。

    跪倒在地的这些人让阿兹尔满意的点了点头,只不过那位老者愣在原地根本没有回答他的话,让其有些不满,倒也没有和暴君一样直接说杀死此人,他将声调提高数倍,随后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话,这一次的声音在偌大的宫殿之中回荡,而对方,也回过了神。

    “抱歉,虽然阁下自称是恕瑞玛皇帝,但是我们该如何确定你真的是?”就光靠那图桉,又或者是对方不俗的魔力爆发?

    这些并不能表明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