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这些日子未曾见颜舒,不知峰上静悄悄的,不知那臭丫头在做些什么,这么久没来找她。

    听闻北棠邪杀了西海龙王和玉俏,玉七本以为自己会难过,可一点悲凉的情绪都没生出来。

    踏上不知峰,径直去玉颜殿寻颜舒,没想,颜舒不在殿内。心思辗转了几番,朝玉惜殿去。

    不在?

    又轻车熟路偷偷绕到玉华殿后,这一池鸳鸯鱼像是许久不曾投食了的样子,前殿传来瓷碗破碎的声响:“师父,您……”

    啧,玉惜在尊上殿内做什么。绕至前殿,窗纱朦胧之间玉七看不太清楚玉渊的神色,心下感到奇怪,里面师徒二人怎么感觉略显生疏,不如往日亲昵了。

    “她呢?”

    玉惜愣了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那个“她”指的是颜舒,眼底飞快掠过一丝不耐,如实道:“玉颜师妹不知去了何处,我问掌门师叔,师叔说,她下山好久了。”

    玉渊温润的脸上带了半分苍白病态,薄唇苍白,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美感。原以为颜舒下山他会大怒,如今他平静如斯,倒叫玉惜看不懂他对颜舒到底是何种态度了。

    “师父,您快喝了这碗药吧,这是弟子特意熬制的解毒良药。”

    解毒良药?尊上几时中毒了?她怎的不知,这段日子忙于调查北棠邪那番话的真假,倒是不知,竟发生了这么多事。尊上中毒之事应当没有多少人知晓,当务之急是找到颜舒。

    “端下去。”玉渊神色淡淡,叫人猜不透他的想法。他中了什么毒他很清楚,无需吃药。在榻上坐定后闭目调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却是萧无期那番言语。

    若她知晓这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只为重新封印她,你猜,她还愿不愿意继续留在你身边?

    ……

    “七七!”

    “颜舒?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正要下不知峰的玉七恰好碰见刚溜回来的颜舒,有些日子没见了,颜舒一身狼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后山。”

    闭目调息的玉渊几乎在颜舒踏上不知峰的那一刻就得知她已经回来了,那抹气息,当真熟悉到他来不及反应,身体却先他一步做出反应了。

    简单用术法清洁了一下自身,几抹天帝之力和谐的盘旋在颜舒的花墟内。

    “什么?尊上真的中毒了?!”

    “嗯,所中之毒名唤琉璃散。”

    如果玉七没有记错的话,琉璃散,是早年妖帝遗留下来的一种毒,以妖帝三分之一的妖力淬之,纵是上神之姿,中了此毒,也无力回天。

    只是,玉渊为什么会中这种毒?

    妖帝……难不成是玉惜,不,不可能,玉七眸色微暗。

    “你怎么知道尊上中的是琉璃散?”

    “我找到师父的时候,是在一片魔障之中,是魔尊告诉我的。”

    萧无期,若是他知晓此毒是琉璃散,那便不奇怪了,只是,要想中琉璃散,需有一特殊条件。

    “你近来可有受伤流血?”

    “不曾。七七,师父只有五年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