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_32

    那人听见你的声音才微微侧身,鸦黑的眼睫如蝶翼般扇动,半掩着的黑眸不带半分波动,额头上木叶的叛忍护额刺痛着你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鼬才终于开口。

    “小樱。”

    他说,“你长大了。”

    眼泪不受控制的在眼眶中打滚,你紧握着拳头,手上黑皮手套被捏出了数道褶皱,“为什么?”

    “消失这么多年,现在才出现!你知不知道佐助君因为你——”

    鼬瞬间便出现在你的面前,他弯下腰身低头看你,面色并未因你戒备的动作有半分抵触的波动,那双与佐助相似的黑眸平静深处反而带了些久违的温柔,他说,“睡吧。”

    你眼中倒映的那双纯黑的眼眸转眼间印刻上了极摄人的、复杂的明红色花纹。

    眼前的少女宝石般的清澈绿眸在与他对视间逐渐黯淡,很快便毫无神采,浑身剑拔弩张的氛围也淡了下去。

    鼬唇角微抿,接住你倒下的身体,他转头看向宇智波漆黑一片的屋宇,在这昏淡的夕阳下寂寥中竟带了一丝破败。

    宇智波鼬面上依旧平静无波,一滴透明的泪却缓缓的从眼眶滑落到雪白的脸颊上。

    你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家里的床上,日向好坐在你床边的书桌处,面前摊着一本厚底白边的书。是你刚借回来的‘医疗忍者草药百修Ⅰ’。

    好酱告诉你他昨晚来帮你做饭,结果很晚都不见你回来,最后他在宇智波宅找到你。

    日向好说道最后语气里带了些隐喻的调笑,‘居然坐在地上靠着柱子就那样睡着了’。

    你简短说了一下宇智波鼬的事,然后向纲手师傅上报宇智波鼬出入木叶事件的过程中正好碰到了刚结束任务的卡卡西和辕飞老师。

    卡卡西原来已经和宇智波鼬交手了//而且已经变成了被修理的很惨/完全打不过/一个月读就被放飞了的卡卡西了(雾。

    虽然得到了一些关于宇智波关于晓组织的情报,但对于他们的动向与行径你们了解的还是太少了。

    纲手大人让卡卡西先养伤,另派了侦察小组前去搜寻晓组织踪迹。

    你本想也跟去,但纲手不愧是你师傅,你还未曾说出,她就说有其他的任务要派给你,让你暂时不要想去调查宇智波鼬。

    纲手大人道:“小樱,现在的你面对宇智波鼬还是太危险了。虽然这次没事,但那家伙毕竟是叛忍。我可不觉得那个灭族的家伙会因为过往的情谊犹豫。”

    你沉默不语,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着。宇智波鼬是毁掉佐助君一生的根源、杀害了美琴妈妈、手染无数同胞鲜血的男人,他是那么罪无可恕,是那么的罪孽深重。

    有十年了吗?心底那股不甘的、呼唤着鼬有苦衷的声音终于在你见他一面后沉寂无踪。

    他是绝对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