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眸底涌动的也是欲火。(求珍珠)

    到了傍晚,别墅外面被多个人看守着,苏安试了多次,都不让她踏出院门半步。

    下午跟成希来的时候没有仔细观察,苏安待到现在才发现,门口,客厅,全是摄像头,只要是能活动的场地,无一幸免。

    甚至连卧室里也有。

    景画指着门口的保镖说:“傅盛言让你们守着你们就守,他给你们多少钱呀!”

    那几个保镖表情冷漠,根本就没有理会景画的各种冷嘲。

    苏安抬头看了看摄像头,迟迟都没有移开目光,就仿佛透过那层监控,可以把此刻自己的愤意传达给那端的傅盛言。

    到了晚上,成希赶到别墅硬是要把景画接走,“你在这里只会添乱!”

    景画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我添乱?如果不是你把我们俩带这里,苏安会被傅盛言那个暴君关起来吗?我不管,我就不走!把我逼急了,我直接报警!”

    “那你就报!报完那帮记者也会找到这里,到时候让他们乱写一通。”成希瞥了眼景画那紧身连衣裙下所衬托出的前凸后翘,轻哼说道:“胸大无脑这个词用在你身上还真是再合适不过!”

    “成希!你他妈才无脑呢!”景画羞恼的抱臂环身,“你还律师呢,明知道傅盛言做的是违法的事,还不阻止他,你这叫什么?你这叫知法犯法!”

    “那你这个骚货呢?马上都要跟我哥结婚了,还不一样跟我纠缠不清?”

    成希一句话成功怼的景画无话可说,她拿起外套,不再像刚才那样嚣张,就连语调都降低不少,“我去跟苏安说声,明天再过来看她。”

    ……

    夜深了,成希和景画离开后,也没呆多久。

    苏安就一直坐在楼梯上,一双眸空洞无神的望着那盏水晶灯,手机铃声响起,把她的思绪拉回,看到是南城的号码,接通后,女儿甜甜的声音响起。

    “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太姥说你还要接我去北城,当小姨的花童,不能失信奥。”

    苏安捂住传声筒,轻轻咳嗽了几声,没有哭腔后才又松手,对那端的女儿说道:“放心,妈咪是不会食言的,都那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太姥他们呢?”

    “奥,太姥就在这里呢,还有林姥姥他们都在呢,在跟我讲妈咪你小时候的事情。”

    “太姥他们都讲了什么?”

    没想到小丫头竟然学会说悄悄话,背对着两个老人小声说:“妈咪,林姥姥说你小时候经常和爸比在沙滩上玩,每次都把鞋子弄湿了。”

    爸比?

    “桐桐!你……”

    “放心吧妈咪我都知道,我没有跟林姥姥说我是爸比的女儿,我要等着爸比先认出我,我才叫他爸比,不然我就一直不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