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天明()

    花向晚昨晚是被干着晕过去的,今早又是被干着醒过来的。

    她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身子地动山摇,腿间被一下下侵入,咕咕的水声在寂静的空气里格外清晰。

    不用想都知道在经历什么!

    那混蛋不会一晚上没放过她吧?!

    花向晚被吓醒了,一把推开身上的人:“你干什么?”

    夜琅趁势抓住她的手亲了一口,掀开床帏说:“天还没亮。”

    窗外的天色含着一丝浅浅的蓝灰,偶尔还有几声懒散的鸟鸣,夜晚仅剩最后一丝余韵。

    “太阳没彻底升起,这一晚上就不算过去!咱们趁最后这点时候再亲个嘴儿?”他说完就赖皮赖脸地扑了过来,抱住花向晚好好抚弄了一番,硬是激出了她的yín性。

    花向晚喘息着躲开,她相信以夜琅不要脸的功夫,他能找到借口把一夜换成一天,然后变成十夜十天!

    “昨晚已经过去了!你离我远一点!”花向晚抓过枕头砸在夜琅脸上。

    夜琅抓住枕头放下,又刮刮她的鼻子:“真是翻脸无情,操不熟的小东西!”

    他昨晚已经玩得很尽兴,此刻更想和花向晚温存,所以没有强上,反而扶她起来,照顾她穿衣起床。

    帮花向晚穿裙子时,他眉毛一挑:“哟,你的小洞好像合不上了……”

    花向晚听了又羞又怕,果然感觉那个地方又热又麻,好像一直流水不停,试着缩紧穴口却使不上力。

    她赶紧夹起双腿,这一下却发觉双腿内侧使不上力,腿根的地方又酸又痛……

    被、被干得合不拢腿了!?

    夜琅见她一脸惊慌,不怀好意地笑道:“这也难怪,你昨天两只脚被绑了半夜,后来又被我掰开狠干,这一整晚都没并拢过,不被玩坏才奇怪!也亏你身子骨柔韧,被我掰成那样也受得住……”

    花向晚把另一个枕头也砸到他脸上!

    世上居然真的有这种事?多么yín乱的女人才会落得这个地步啊!

    花向晚抓过被子发起抖来。

    她很后悔!昨晚太轻率了!为什么要贪图一时的舒服和夜琅上床啊!明明知道他是个喂不饱的禽兽!

    夜琅像是怕她还不过难受一样,说道:“别害怕!你下面松了我也不会放过你!你那下面是我亲自玩松的,我不会嫌弃的!我那里又粗壮,保证还能塞得你鼓鼓胀胀!”

    花向晚最受不了这些yín声浪语的刺激,想到将来的场面就泣不成声。

    “又哭!就知道哭!明明每次都被玩得很爽,转头又哭哭啼啼的,跟我欠了你似的!”夜琅对她又笑又气,说着从柜子上拿来一瓶药水。

    也不待花向晚问明白,他就将药水灌入了花穴:“这药能缩紧肉壁,保证你永远咬我那么紧!”

    花向晚感到一阵清凉的液体流入,内壁里被过度摩擦造成的灼热感一下子舒缓许多,她忍不住舒服地哼出声。

    夜琅一笑,拿过木头瓶塞,按入穴口,引得花向晚轻声惊叫。

    “含住了!一整天不许流出来!为了检查方便,你今天光着腿就好。若让我看到那里漏出来一滴药,哼,我自有办法收拾你!”

    花向晚才不信他是为了什么检查,他只是想看大腿而已吧!找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说实话,她在夜琅面前一丝不挂的时候比较多,穿戴齐整反而少。

    她叹息一声,为什么觉得这一切很正常?

    她是不是一天比一天更习惯没羞没臊的生活了……

    她颤颤巍巍地走下床,本来就双腿无力,又要顾及不能漏出药液,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夜琅凑过来,说:“求我抱你啊!”

    “用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