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戚燕看着男人那双修长白净的手把眼镜放下,这一整个过程中连手背上鼓起的筋的弧度都十分优美,然后不做停顿径自朝她的方向张开。只觉得一切事情都往惊悚的方向发展了。

    “云,云先生?”

    白鹤云的表情有些歉疚,动作却很g脆地把少nV手腕从前座椅背上掰开:“我和小雨都进得b较深,你自己弄可能有些困难。听话。”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的……”

    戚燕摇头,耳边都是自己的心跳声,在她眼里白鹤云一直都是温柔又T贴的,即使是之前因为药X和他做了最亲密的事情,事后回想起来她也没有真实感。

    “诶……不要,现在不行……啊……停下,啊——”身T里的手指突然剧烈cH0U送起来,xr0U颤栗地裹夹讨好那两根手指,她T内有什么东西在这一瞬间突破了临界点,戚燕抓紧了白鹤云的手,几乎把那双手当成唯一的依靠那样用力。

    一小GU水Ye从被侵犯的YINxuE里喷出来,淅淅沥沥地浇在白鹤雨大腿上,洇Sh了他的长K。

    少nV眼前一花,尚在ga0cHa0的身T就被转移到另一个人手里。白鹤云让她靠在自己x口,并不急着去欺负那朵r0U花,而是轻抚着戚燕的头顶,等待她ga0cHa0的余韵过去。

    男人呼x1温热绵长,喷洒在她颈侧时带起一阵cHa0红,戚燕轻喘了几口气,不敢回头看白鹤云的表情,只觉得自己的身T好像更软了。又软又sU。

    白鹤云看她的x口不再翁合cH0U动,这才分开那两片将闭合的蚌r0U,指尖顺着x缝滑动,偶尔陷入两个指节又cH0U出来,转而去r0u捻少nV红肿发y的Y蒂。

    戚燕被他弄得更难受了,过了没一会男人的指节一进入,xr0U就蜂拥上去咬着他往里拽。白鹤云并不反抗,任由自己的手指被拖进少nV花x深处。只是从戚燕的角度看不见他越发幽深的眼底。

    失去了眼镜遮挡,那双跟白鹤雨一模一样的眼睛便显现出原本的侵略X来。

    白鹤雨在一边看得眼热,索X靠过来观察戚燕的表情,nV孩视线躲闪,被他视线扫过的身T好像一下子变得更难耐了,简直让人难以启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就在戚燕打算闭上眼睛逃避现实的时候,本来就被卷到腰腹的裙子这回直接被人扯掉,戚燕手忙脚乱不知道自己先捂哪里b较好,两颗挺立的小rT0u无所遁形,发暗的深红sE在N油白的皮肤上极为x1睛。少nV慌得鼻尖通红,Sh漉漉的杏眼里满是控诉,好像下一秒就要哭。

    “啊,不行,会被人看到的……”

    那双小手一只遮着N一只抱着鼓鼓的小肚子,xia0x里还可怜巴巴地含着男人的手指,这样一看,真的像是被他们兄弟猥亵的青涩少妇了。

    白鹤雨被这个念头刺激得小腹绷紧,脑子里的弦差点崩溃,他咬牙切齿:“看不到的,放心,一会天就黑了。”

    T1aN了T1aN后槽牙,白鹤雨视线在她肩膀自己刚才留下的牙印那停了一瞬,突然明白“秀sE可餐”这个词的含义。她看起来好像真的很好吃。

    她们边上不远处就停着其他队友的车,即使是傍晚也还是会有巡逻的队员在附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