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陪伴

    周日的白天,医院比预想的还要拥挤。

    陪着陆安安回家一趟拿了东西再来时,几乎连个能坐的位子都找不到了。

    林沧陪着她靠在病房外的墙边,刚刚换到普通病房的奶奶正在里面安睡,因为还有其他病患的家属,显得病房拥挤不堪。

    熬了一整夜,即便是年轻气盛,也会疲倦。

    陆安安没有想到林沧竟然还在陪着她,本想让他回去休息,少年却固执的不出声。

    转头看着长大后,五官脸型长开了的男人,脱去了稚嫩,显得更为坚毅。

    不是时下流行的美少年,却是能够让家长喜欢,也让女人动心的模样。

    虽然他成绩一般,又带点痞气,常常打架,像个不良少年。

    可是却是个很温柔的人呢,陆安安想,每当接触到这样的林沧,她莫名的有些羡慕度曼。

    让林沧比较诧异的是,一整晚到现在,陆安安的父亲都没出现。

    女孩一句‘上晚班呢’,就轻飘飘的带过了。

    虽然从小便认识,但是林沧发现对陆安安的了解真的很少,他记忆力的少女,家里虽不富裕,却有个勤勉的父亲,温柔的母亲。

    他曾经羡慕过,每天在幼稚园看着那个漂亮又温婉的阿姨总是会准时来接送女儿,一家人每天坐在一起吃晚饭。

    后来他再也没看见那个阿姨,他本想问,却不敢,怕会引起陆安安的伤心事。

    直到今天,他突然发现,她过得并不好。

    不知道是疲倦,还是尴尬,一整个白天,两人都没有说话。

    中途老人醒来,陆安安进去喂她吃饭,林沧就在外头静静等着,他已经习惯了做陪伴的事。

    直到晚间,陆安安的小姑下班以后才赶来替换了她。

    林沧这才陪着她一起回家。

    一路沉默,一直到小区里要分开的时候,陆安安才出声邀请:“到我家吃饭吧,我给你煮面。”

    她不知道林沧家里有请附近专门的主妇每天来家里给他做饭,毕竟连陈湛家这么有钱,若是父母不在家,他也是自己随便点外卖应付的。

    而林沧明知道家里有饭菜候着,出声却还是应道:“好。”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尤其是除了度曼以外的女孩。

    他想大概因为度曼无论生气还是难过,他都只要哄着就行,而陆安安需要的却是安慰。

    而陪伴,他觉得是能给到的最大的安慰。

    这时的他,却没有想到度曼正在家里等着他。

    而楼上被陈湛守了一天的女孩,现下只能抱膝坐在沙发上,死死盯着电视屏幕。

    此时屏幕里上演着狗血的宫廷剧,度曼仿佛看得很认真,可她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其中的错杂关系。

    只因为身边有个时不时干扰着她的男人,如何撵都撵不走。

    甚至还不敢刺激他,深怕做出什么刺激的举动,引来陈湛的发狂。

    当下,度曼盯着电视看,陈湛就靠在沙发上,盯着她看。

    “天黑了。”陈湛抬眼看着窗外,他心情很好,因为一整天,林沧都没有回来。

    他或许从没有想过,长大后的自己竟然会沦落到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开心。

    度曼仍旧是不理他,她现在连手机都被‘没收’了,只能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猜猜看,他今晚还回不回得来?”陈湛伸手挑起度曼的几缕长发,用手指打着卷儿,“他陪着别的女生就算了,竟然连个信息都没有。”

    虽然陈湛收了度曼的手机,只是为了不让她主动联系林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