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正文啦

    第二十章

    “老婆,老婆……”

    安知言看她愣的傻呆呆的样儿,连喊几声都没有反应,往前凑了凑,把人抱紧,怕一不留神就没了。

    他害怕看不见白童,害怕眨眼间梦里的景象变成现实,只有触摸到这一抹代表真实的温暖才可以心安。

    白童回过神,被箍的太实喘不上气,推他,“你松开一点儿”,她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我要被你勒死了。”

    安知言闻言,松了一点,也就是真的只松了一点,刚好够她喘气的吧,原来是这样,这下她完全理解了他一直以来种种奇怪的举动。

    但是既然如此,照片是怎么回事,看来事有蹊跷。

    这一次,白童一点也不负担,因为所有的债上一次已经还完,又或者她现在变了,情爱之外还有很多事情值得在意,她觉得上辈子未必不是钻牛角尖,不过也好,不然哪来现在的她。

    只是她还是要离开安知言,不然不能保证以后自己会怎么样,会不会还是活不了多久,秦欣她真的玩不过。

    两人在床上腻了很久,主要是安知言一直粘着她不放手。他刚出差回来,有几天假期,说是要天天陪着她。

    白童听了,一点儿高兴不起来。画室的事情八字没一撇,这不是耽误她时间吗?白童很想让安知言哪儿凉快哪儿待着,但转念一想,不如问问他有没有认识的人,他在外面见得人多,关系也广。

    “你有认识开画室的人吗?”

    “你问这个干嘛?”安知言摸她头发,“怎么,想出去工作了?”

    他记得她是学画画的,很容易往这个方向想。

    “别摸了”,白童拿开他的手,“跟你说正事”。

    “我也待家里很久了,跟社会都脱节了。”

    “朋友都没有,只有一个顾亦南。”

    白童把自己说的很可怜,希望博同情,谁知安知言一听到顾亦南叁个字,脸就冷了一大半,

    “有是有,不过……你拿什么跟我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