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浴2【水全进去了】

    柳姨娘深吸了一口气后,潜入水中,张嘴含住了相爷的龟头,用小舌头挑逗地舔着,还用舌尖勾着龟头上的小孔不断刺激。

    相爷被含住了致命之处,一下刺激地粗喘了一声,他全身都紧绷起来。

    柳姨娘才不会那么轻易让人满足,她细细地周到地舔了一圈龟头,就退开了,闭起唇,只留两片唇瓣轻吻着ròu棒。

    相爷已经被完全激起了欲火,哪能容柳姨娘这般蜻蜓点水的尝试。

    他一把就将手伸入浴汤中,一手抓住柳姨娘的头发将她按下去,一手扳住柳姨娘的下颚逼她张开嘴,一下将ròu棒深深捅进了姨娘小嘴深处。

    “呜呜呜。”柳姨娘不停地在水中挣扎,小嘴紧紧咬着相爷的ròu棒,挣扎中ròu棒也含的更深了,混着水直吞到了喉咙口。

    相爷舒爽的说不出话来,只放松了手上的钳制,摸了摸柳姨娘的脑袋,让她继续。

    柳姨娘被堵住了喉咙口,再加上缺氧,气管剧烈收缩,想要喘气,却只是更紧地夹住了龟头,情急之中她鼻子里也进了不少水,窒息之下,她含着ròu棒却体会到了一种别样的快感,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有火花不停地在脑中嘣开。

    最后还是相爷拉着柳姨娘的头发将她一把拉出了水面。

    柳姨娘吐出一口水,大口喘着气,口津混着浴汤还有点不明液体,顺着微张的嘴角不停往下流。她就像食了极乐散一般,人迷迷糊糊的,过了好一阵才缓过来。

    “爷啊。”柳姨娘一恢复,就立马靠上去坐到相爷的ròu棒上。

    “快坐下去。”相爷被激的被泡的也满脸通红,心跳快的不行。

    “爷,刚才奴给您弄的爽不爽啊。”柳姨娘一屁股深深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