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82章

    安安是九月之后出生的小朋友,因此直到快要四周岁,才能正式入园。

    在这个夏天,一家人纷纷给小团子做思想工作,告诉她幼儿园有好多好玩的、新鲜的活动,希望孩子能顺顺利利入园,可千万别哭着鼻子回家。

    孩子慢慢长大,总应该离开父母,顾峄城和莫穗倒是早就做好思想准备,顶多到时候哭了再慢慢哄。

    可三位长辈就不一样了,小俩口怀疑,如果到时候安安哭着回家,爷爷奶奶和外婆估计就不舍得让孩子再去幼儿园了。

    顾峄城满心不解。

    过去顾松亭对他可没这么宽容,他那会儿为了赖床不想上学的时候,他爸是拎着鸡毛掸子站在床边挥的。

    莫穗也不理解。

    莫雅琴年轻时对她要求严格,就算是拿了全班第一回家,她妈也只是让她下回继续努力,怎么到了安安身上,就变得这么好说话呢?要知道,前两年安安只是自己学会了刷牙,牙膏泡糊得满嘴都是,莫雅琴居然还比了个大拇指。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隔代亲?

    ……

    家里小朋友即将入园,对于莫穗来说,当然是一件大事。

    不过与此同时,她也该进组了。

    电影《双城》的开机仪式上,各路媒体关注着莫穗和周明敏的互动,见她们俩凑到彼此耳边嘀嘀咕咕的样子,记者们恨不能将话筒怼她们脸上去,究竟在聊什么?

    “穗穗,那天烧烤之后,你们家顾总有没有说什么?”

    “说什么?”

    周明敏轻咳一声:“比如说,有没有聊起我?”

    “叶挺问起你了,你知道他吧,那个律师。”莫穗说。

    周明敏兴趣缺缺:“还有呢?”

    “还有那个叫张舰的,他问——”

    “莫穗!”周明敏没好气地打断了她,“你觉得我想问什么?”

    莫穗的嘴角弯了弯:“苏医生?你们不是已经交换了联系方式吗?”

    “你说他对我有好感吗?”周明敏轻声问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像是缀入星辰,闪闪发着光,“帮我打听一下,他以前的女朋友都是什么类型的。”

    “他以前没有女朋友。”莫穗说。

    周明敏有些惊讶,随即唇边的笑容绽放开来。

    连前任问题都没有,好啊!

    ……

    八月份,《双城》剧组包机,前往滨市取景。

    雪花飘过莫穗的发梢,她伸手轻轻接住。

    周明敏从行李箱里拿出厚厚的围巾,给好友捂得严严实实的。

    “这么大的雪,安安一定想来看看。”莫穗微微仰着脸,白皙的脸颊被冻得红红的,嘴角扬起。

    他们家安安,总是爱凑凑热闹。

    时间长了,小俩口也是如此,不管去哪儿,都爱带上她。

    看着小团子对这未知的世界时时刻刻表现出的惊喜模样,他们总觉得,岁月像是漫长,未来可期。

    此时此刻,远在北城的顾峄城,接到妻子的电话。

    恰好股东会议刚刚结束,他交代一番,表示自己会暂时离开几天。

    从会议室出来,方助理抓心挠肝,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记”顾峄城抬起眸,扫了他一眼。

    “顾先生,你要去哪里?”方助理一脸好奇地问。

    他的唇角扬起一抹浅淡笑意:“陪我女儿去打雪仗。”

    当天晚上,方助理给顾峄城订好去滨市的机票。

    他带着安安,来到片场。

    白雪皑皑的片场。

    小团子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毛线帽和小手套,从爸爸手中接过一个雪球。

    开始打雪仗啦!

    “嗖——咚!”

    雪球没有飞太远,很快就坠在地上,哐当一下碎开。

    看着安安兴奋的小模样,莫穗依偎在顾峄城的身边,笑意渐深。

    他们家安安,怎么比雪球还要圆滚滚的呢?

    ……

    九月份,小团子终于要入园了。

    贺启胜导演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对谁都非常严苛,莫穗好说歹说,才终于让他给自己放了两天的假。

    她飞快地赶回家。

    这是小团子第一次上幼儿园的大日子,他们一家人都不能错过。

    一路上,顾松亭、岑燕君和莫雅琴为谁来接送宝宝而展开激烈辩论。

    他们都不想让对方占了先,最后还是顾峄城提出,一人接送一天,最公平。

    小俩口分别选了周一和周二,莫雅琴选了周三,顾松亭选了周四,岑燕君则是周五。

    一家五个大人,每一天都安排得明明白白,谁都不占便宜。

    这其中,只有莫雅琴情况特殊。

    虽说这几年莫雅琴病情稳定,基本上没有影响到日常生活,但她还是不太放心,对莫穗说道:“穗穗,以后每个周三,你陪我一起去接安安,我怕自己一时糊涂,把她丢了……”

    莫穗一口答应下来,嘚瑟地看了顾峄城一眼。

    她一周可是能接两天的!

    听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外婆都抢着接送自己,小团子歪了歪脑袋。

    大家都好喜欢安安哇!

    司机将车驶向幼儿园,在一个路口开外停下。

    一大家子下车,护送着他们家的小宝贝,浩浩荡荡地前往幼儿园。

    只是还没到园门口,就被门卫劝退。

    “不好意思,你们这么多人——”保安委婉地说。

    岑燕君通情达理,带着老伴和亲家母一起站在原地:“还是让峄城和穗穗带孩子进去吧。”

    三位长辈目送着一家三口的背影远去,一脸感慨。

    到了园门口,莫穗拿出接送卡。

    穿着园服、背着小书包的安安走进去,转过身时,小手挥了挥,奶声道:“爸爸妈妈要来接安安哇。”

    “没问题。”顾峄城笑着说,“第一个来接。”

    小团子放心了,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是勇敢地迈开步伐。

    等到看着安安进了教室,顾峄城牵起莫穗的手,温声道:“这些天在剧组是不是很累?你先回家睡一会,等下午快放学时,我回来接你。”

    莫穗仰起头,眼底染了笑意:“好。”

    ……

    安安一到教室,就听班主任韦老师的安排,在小板凳上和其他小朋友排排坐。

    生活阿姨数了数孩子们的人数,说道:“好像少了一个,韦老师,是有孩子请假吗?”

    韦老师忙解释道:“不是,我忘了告诉你。原本我们班是二十九个小朋友,但一记个叫傅家煜的小孩,家里出了些事,被他外公接回去照顾了。我们幼儿园的学费毕竟高昂,老人家负担不了,还没开学,就办了转学手续。”

    “好,我给点名册做个记号。”生活阿姨说道。

    上午八点四十分,韦老师请小朋友们排好队伍,搭着前边孩子的肩膀,像小火车一样前往操场做早操。

    来到这陌生的环境,安安害羞又好奇,眨巴着眼睛,看看前面的同学,再看看后面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