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食蜜液

    长时间仰脖的姿势让区辛暖后颈那块又酸又痛,所幸可以换来珍馐美味还不算太吃亏。她茫然地呆了一会,忽然计上心头。

    “姐姐,我脖子好酸。”

    不出所料,施羽漾果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她平日里自诩铁血猛一,除非是区辛暖主动要求反攻,否则她从来不会主动开口索求。所以眼下区辛暖这么说,她难免有些无措。

    “那就到这里吧。”她说的话看似轻飘飘,但区辛暖却捕捉到她眼中真实的情绪。“不如这样,我们换个位置好了。”

    她说做就做,大腿朝上稍一用力站起来,和施羽漾换了个方位,自己背靠爬梯,但还是保持着跪的姿势,仰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还有几分钟时间,我没有力气了,姐姐要主动一点才行。”

    她再次扑上去吻住那朵花儿,意乱情迷的和它缠绕在一起。也许是因为她之前的话,也是是因为真的太舒服了,施羽漾开始情难自我扭动腰肢,将那朵鲜艳欲滴的花一次又一次往她嘴里送,喉咙里间或发出细碎压抑的呻吟。

    不知道为什么,分明这会她才是攻,但心里却有一种呐喊的冲动。“姐姐,快点,快点……”

    她伸长舌头,两只手抓住施羽漾朝自己的方向用力,让豆豆尽可能快速和舌头摩擦,耸上来又滑下去,如此反反复复。与此同时,施羽漾左手也抓紧爬梯的栏杆,右手则抵住她的后脑勺,避免她被撞的向后退。

    最开始她们动作并不协调统一,施羽漾往前的时候她却拉着她向后,但经过数次磨合,终于还是达成了神奇默契,琴瑟和鸣。

    五感被无限放大,施羽漾的声音和气息团团环绕着她,让她意乱情迷。“再快一点姐姐,我好渴。”

    “呜……啊。”施羽漾脖子死命向后仰,女性并不突出的喉结此刻都凸显了出来。她的五指深深抠进区辛暖头发里,尽管根本没有指甲,但区辛暖头皮还是因为她粗暴的动作疼得发紧。

    但这种时候她又怎么可能扫她的兴呢,唯一能做的不过是更疯狂迎合她,直至两个人在灭顶的快感里一起沉沦……

    施羽漾的高潮来得很快,先是整副身子都哆哆嗦嗦,紧接着一股白色潮水喷涌而出,一部分直接喷进她嘴里。

    尽管她很努力吞咽,但因为量实在太大,剩余更大一部分喷洒在她脸上,将她刘海都打湿了。她都可以想象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像极了落汤鸡,却又一脸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