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吃醋PALY-完(孕期骑乘产乳)

    双手得到自由,秦逸立刻坐直身体,右手搂在苏情的腰上,左手则揉上让他眼红许久的酥胸。

    “少帅……“因为姿势的变动,体内的ròu棒擦过子宫口,肏进了子宫颈与yīn道之间的夹壁,酥麻的快感让苏情腰部一阵发软,若不是因为秦逸搂在他腰上的手,只怕已经狠狠地坐了下去。

    敏感的脖颈被秦逸的呼吸和唇舌烫得发红,饱胀的奶子在秦逸的手里变得越来越硬,奶头随着秦逸手指的搓磨和抠挖膨胀得越来越大,大手所经之处泛起的连绵火星烧得苏情神志不清,唯独插在yín穴里的ròu棒迟钝地按兵不动着,浪穴里的瘙痒和不满足促使着苏情挺动身体在秦逸的身上胡乱地蹭着,双腿也在秦逸的背上越缠越紧,难受地央求道,“少帅……操操我……唔……骚穴好痒……想吃少帅的小蝌蚪……“

    秦逸也被苏情咬得难受,听到苏情的话再也忍耐不住,双手掌着苏情的腰不停地上下运动,让那yín媚的肉穴不停地吞吐着自己的yīn茎,给自己带来久违的快感。

    “啊……骚穴被操了……“苏情的酥胸紧紧地贴着秦逸的胸膛,一对丰满的奶子被压得扁扁的,奶头因为乳肉太过饱胀只是略微陷进去了一些,更多的挺立在乳肉之外与秦逸结实的胸肌摩擦着,偶尔从秦逸的乳粒上磨过,总能让苏情舒服得发抖,“唔……少帅操得苏情好舒服……奶头也被磨好舒服……嗯……少帅……“

    驰骋在如绸缎般丝滑,又如羊肠般曲折的甬道内,感受着温热媚肉的痴缠吮吸,秦逸掌在苏情腰上的双手越来越紧,因为担心伤到孩子,秦逸并不敢完全进入,几乎每次都是刚到苏情说的子宫口的位置就强行撤出,偏偏苏情不知道他忍耐得多幺辛苦,还总是无意识地刺激自己,让秦逸忍得眼睛都红了。

    打定尽快让苏情高潮几次的主意,秦逸微微拉开苏情,低头含住苏情肿胀得已有葡萄大小的奶头,时轻时重地舔弄嘬吸,让饱满的桃胸爽得一颤一颤的,同时左手来到两人正在交合的部位,一边用拇指堵住苏情兴奋得又快要泄精的阳茎,一边用小指去勾弄苏情已经勃起到花生大小的阴蒂。

    “呀……不要……啊……“yīn茎被强行阻止射jīng的痛苦,和身上最为敏感的奶尖、阴蒂被同时挑逗的欢愉让苏情绷起了身体,他呜咽着不断摆动自己的腰肢,既想逃离箍住自己yīn茎的手,又想把自己的yín蒂更痛快地送到秦逸的手里亵玩,真是矛盾至极。

    经年的调教,到底让苏情更倾向通过奶子和女穴得到快感,所以不一会儿快感就完全压倒了痛苦。

    “唔啊……干到骚心了……呜……受不了了……啊……“苏情的动作让体内的肉枪画着圈地在yīn道深处的花心重重地磨过,强烈的刺激让苏情爽得忍不住尖叫出声,奶白的身子霎时变得通红,一双本就含情的水眸更是好像被侵染上了一层yín色一般,痴痴地望着秦逸埋首在自己胸前的画面。

    受用的不只是苏情,秦逸也被刺激得不轻,敏感的龟头被层叠繁复的媚肉全方位包裹,甚至连最敏感的冠状沟都能感觉到被吮吸的快感,爽得秦逸差点就没忍住射了。

    因为快感的缘故,嘴里的奶头变得更大了,而原本细小的奶孔也张开不少,秦逸不时用牙尖和舌尖去戳弄奶孔里面更为细致的嫩肉,同时沙哑着声音诱哄道,“宝贝可真会吃ròu棒,继续用你的小骚逼吃爷的大ròu棒,吃得好了,爷就射小蝌蚪给你的骚逼喝……“

    “少帅……不行的……我受不住……“苏情嘴上说着受不住,动作却一点没含糊,腰臀摆动得又快又急,他知道秦逸会为自己的安全负责,而他可以肆无忌惮地追求自己想要的快感。

    苏情双手搂着秦逸的脖颈,双腿紧紧地绞在秦逸的背后,全靠着双手的力道和秦逸的帮助款摆着腰肢,上下左右地吞吐着粗长的肉枪,不停地换着方位以便秦逸的ròu棒能干到自己最痒、最骚、最想要的那一点。

    秦逸也没有停下动作,粗糙厚实的舌头四处舔弄着饱满坚实的奶肉,重重地摩擦过乳晕,然后张大嘴尽可能地含住最多的乳肉,用自己温热狭窄的口腔后部挤压着骚硬肿大的奶头,同时嘬吸着雪白的乳肉。

    “嗯……骚奶子被吸得好舒服……“苏情好像藤蔓一样紧紧地缠在秦逸身上,一边挺着胸脯想要把自己右边的整个奶子都埋进秦逸的嘴里才好,一边空出自己的左手对着自己空虚的另一边奶子又揉又掐又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