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房

    用过早膳后,严老太爷让严善带着安常熟悉熟悉整个府邸。

    严家府邸在世家权贵中虽算不上面积大的,但府里下人用了心思,各处都打理得极好,入眼皆风景。

    安常想起四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那个令二公主都为之倾慕的少年,是身旁的这个严善,又不像是他。

    他如今收敛了锋芒,变得内敛沉稳,心底怀着歉意,眼里平静无波。

    在宫里的时候六白曾经说过这样的人最难对付,能成为朋友,就别成为对手。

    六白说的总是对的。然而今天早上醒来之时发现六白居然还站在门外,安常只好强硬的让他去休息一番。

    他总是这样,对自己百般照顾,却总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公主在想什么?”

    严善打破沉默。

    “不用喊我公主了,既然我已经来了严家,直接喊我安常就好。”

    “好。不过关于昨夜的事,我还欠你一个交代。”

    安常的脸上展出淡笑,平静地说:“你说。”

    “燕含先前是我的通房,前些日子出了府,我也是昨日才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

    安常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便在府上好好养着吧,你放心,我也不会做什么勾心斗角之事。”

    “安常,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将她收为偏房吧,至少让她名正言顺地怀着,父皇母妃那边我会同他们解释的。”

    严善眼中闪过一点不可察觉的猜疑,随即隐藏起来:“劳你费心了。”

    “不用客气。明日回门,届时直接去凛园便是了,父皇母后和母妃都回凛园了。”

    “好。”

    两人逛了半个府邸,走到西南面的严善的院子时,安常直接踏了进去:“我累了,不想逛了。”

    “那便回吧。”

    突然想到什么,安常犹豫着说:“对了,这里有没有空卧房,我还没…”做好和你同床共枕的准备。

    剩下的话安常还未说出口,严善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