гōǔщéňňρ.Ⓜé 第三十九章表白

    裕景花园11栋35层的一个大约150平的顶楼花园迎来的中秋节的喜庆,花园种植的大多数都是蔬菜和水果,唯一略显突兀的是蔬菜间有几列是长得茂盛且五颜六色的小野菊,宋澄瞋坐在这露天长桌的一旁,桌子上及桌子外的各种声音和闹腾似乎都与她无关。这盛开的小野菊,让她想起了大二那年的寒假,和穆辰一起去浮南市旅游,那里遍地蛮长的野花野草,她独情于色彩斑斓的小野菊,每次碰上一回,就无意间从嘴里蹦出一句:“要是我以后的花园里全是它就好了。”也是在那里,她将自己完完全全地交付给了身边这个男人。

    “姐姐,舅舅你们要吃这羊肉串吗?我爸爸烤的哟。”穆辰堂姐的儿子和宋澄瞋的侄子一样大,手里抓住两根羊肉串往宋澄瞋和穆辰的座位空隙递去,奶声奶气地对着宋澄瞋说道。

    “谢谢你呀,姐姐和你舅舅会很喜欢的。”宋澄瞋接过羊肉串,摸了一下小斌斌的头,满脸笑容对着小斌斌。

    回忆被打断后,宋澄瞋看着小斌斌蹦蹦跳跳地跑回爷爷奶奶身旁玩耍,她将手里的羊肉串放在了穆辰的盘子里,除他俩以外的氛围是另一个世界:小区顶楼的夜灯照亮了裕景花园的楼上楼下的喜庆,穆辰的爷爷奶奶和曾外孙一起嬉闹,穆辰的妈妈则和宋彩燕在花园里聊着妇女间的悄悄话,穆辰的爸爸和他大伯在聊最近的新闻政事,剩下穆辰堂姐和堂姐夫在恩恩a1a1地给大家烤东西吃。

    唯独他们俩端端正正地坐在一堆水果月饼前,晚餐后上来bbq,两人的独处在着其中显得尴尬,极为尴尬和不安。

    “跟我下楼拿点红酒吧。”穆辰边起身边对身旁的宋澄瞋说道。

    “你们家的红酒放书房里的吗?”宋澄瞋被穆辰带进来自己的书房里。

    “真以为拿红酒?”穆辰冷笑了一声,坐到了书桌前的凳子,打开电脑里的邮箱,毫无情绪地说:“你在上面舒服吗?不舒服的话,就在这里看会书吧。现在才七点。”

    “要是你妈妈他们找我们怎么办?”宋澄瞋心想我不舒服有一半以上都是你的原因好吗?

    “你放心吧,他们不会找我们的。”

    “你怎么会知道?”宋澄瞋站在穆辰书桌的正前方,微微弯着身子,其实是想要装一下可爱,结果却不经意将她衬衫里的雪白凸致显摆了出来。

    穆辰先是冷笑了一声,再挑了一下眉尖,示意她走光了。她立马有点失措地捂住穴口,娇羞地瞪了一眼他。

    这个书房其实是穆辰房间里的一个小隔间,书桌的左边正对的衣帽间,穿过衣帽间和书放的小通道就是穆辰的房间。宋澄瞋将手挽在背后,穿着穆妈妈给她的大号家居鞋,踮着小脚尖,在书桌正前方的墙式书架上来回扫视,整个过程晃晃悠悠,心思全在身后书桌前的男人身上,时而向穆辰发问一下关于他书架上的书籍。

    突然把眼光停留在右下角的角落里的十几本旧书上,书名以及书里的内容她都颇为熟悉,那些书是她和穆辰同居那几年她所购买了,其中有几本是她极其钟爱的,所以她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书皮显得陈旧一些,当年她离开的时候仅收拾了自己的一些衣物,留给穆辰的是数不尽关于回忆的物件,然而穆辰并没有丢掉,并且把它们都存放得好好的。

    “为什么要种野菊?”触物伤感地问道。

    “因为喜欢。”穆辰在回邮件的间隙抬头扫视了一下宋澄瞋的背影,通过她所在的位置能推测出她这个问题的缘由,接着说:“我不像你,我喜欢的我就留着,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这话是反讽宋澄瞋的,他知道她,关于她所不如意的,她就会拼命地将其抹去,换句话来说,就是喜欢逃避罢了。

    “我是把关于我们之前的所有东西都丢掉了啊。”宋澄瞋转过身,笑嘻嘻地对着他说道,故作轻松的神情显得她的笑容虚假了好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