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禾卖惨(二更)

    沉嘉禾湿的太厉害,再这样肯定得生病。

    沉绫被迫无奈,偷偷带他溜回出租屋,默默发誓这是对沉嘉禾最后的善举。

    沉绫找出条干毛巾,往沉嘉禾身上一丢:擦干净后,赶紧离开!

    沉嘉禾接过,修长白净的手指摩挲干燥毛巾:我衣服是湿的。

    沉绫皱眉:这里男人没换洗的衣服。回想了下,从衣柜翻出雪白宽松体恤,递到沉嘉禾手里。

    “这是我在超市打折买的,男女都可以穿。尺寸对我来说太大了,你试试合不合身。”

    沉嘉禾发现吊牌写着九块九,憋住不笑。估计她为省钱抢下这身衣服,回家才发现尺寸不合适。

    他低眉浅笑:我可以在这脱吗?

    沉绫看一股水沿他裤管淌下,弄湿地板。她嫌弃道:“可以。”沉嘉禾两手伸到衣服下摆,往上一撩,紧致结实的腹肌暴露在她视野下。

    沉绫呼吸一滞,别开眼,眼余晃动着他裸身的肉欲线条。

    “我先过去。”沉绫往外逃跑。

    他湿冷大手一把捉住她手腕,猝不及防的打个喷嚏。

    沉绫心头一紧,问道:“你感冒了?”回头看他,便见双腿根部未苏醒的通红ròu棒,沉绫脸颊滚烫,激动道:“穿好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