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难眠(中)【高H】

    燥热的七月,窗户大开,床边的风扇开到最大,吹出来的依旧是温热的风。乡下不知名的昆虫种类繁多,这个叫唤完那个鸣唱,江一言只穿着条内裤,烙饼似的辗转难眠。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童铮轻蔑的神情和语气,并非是他趾高气扬,而是他有那样的资本。那些话每一句他都不爱听也不服气,可仔细想想全部都是有道理的。童谣作为他的学生,他们现下的关系可不就是畸形又不符合正常人伦理观的吗?如果他是童铮,今天又能比童铮好到哪里去呢。

    况且童铮怕是还没想到他们两个人早在他来之前,就偷偷尝过了禁果,他的学生,还是稚嫩懵懂的年纪,就已经被他……

    男人烦躁地盯着黑漆漆的屋顶,突然后悔他的冲动,童谣还小,他不是早就做好准备不会轻易碰她的吗?怎么事情就发展到这样难以挽回的地步了呢?

    如果……要是最后他们不能在一起,童谣的另一半会不会因为这个而对童谣有所成见呢?

    思绪一飘忽就也不回来,江一言难受得睡意全无,浑身上下汗涔涔的。

    “江老师?”

    正是心中发苦的时候,门外传来少女轻轻柔柔的声音,而后房门被推开,小姑娘一身白睡裙,带着一身馨香扑到了床上紧紧抱住他。

    江一言像是做梦一般,可胸膛上那个娇软的女体可不就是童谣吗:“谣谣,你怎么过来了?”

    “我睡不着。”小姑娘糯声说着,双臂将健壮的男体搂得更紧。

    江一言转了个身,伸手抱住她,还有些难以置信:“你哥哥不是和你睡一起吗?你这样过来他不会知道吗?”

    “可能是今天他也累坏了吧,早就睡着了。可是我睡不着,就溜过来了。”

    黑暗中,少女清亮的双眸脉脉含水,满是欣喜地望着他:“老师也睡不着吗?”

    江一言闷声“嗯”了句,长腿夹住女孩儿的双腿,将她紧紧圈进自己怀中:“热吗?”

    “不热。”童谣摇头,闷热的空间中,两个相互爱慕的身躯依旧紧密相拥。

    “今晚哥哥的话,你,你别在意。他只是气我没提前告诉他,过段时间……啊~”

    童谣正斟酌语气跟他解释,谁知道那个男人把头埋在他颈项,粗砺的大手已经从睡裙下面钻了进去,隔着内裤磨着她的花穴。

    “江老师,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