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多谢……大姐……”花满楼因她一声楼儿弟弟,便多了个姐姐。苗若兰笑看了他一眼朝展昭打了个眼色,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内一时就剩下展昭与花满楼,二人相对无语默默注视着对方。

    “你……”二人同时开口,同时顿住。

    “你先说吧”花满楼知道自己就是想问都不知该如何问起,还不如让展昭自己来说。

    “你别担心,好好休息两天,两天后我送你回百花楼。至于你想知道的事,我会毫无隐瞒的告诉你。”展昭扶着花满楼让他躺好,替他盖好被子,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蒙蒙细雨,沙沙的雨声为这片宁静的空间平添了几分生气。

    展昭看着睡熟的花满楼,该说了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明明早就知道结果却还是想自私一点,算了,只要他开心就好,不知为何对他无法做到相对紫胤一般强取豪夺,每每看到那双失去色彩的眸子,都没来由的心痛怜惜。

    无妨至少自己还可以随时去看他,也算不上分别。两天了,展昭整整陪了花满楼两天,这两天来展昭陪着他在幻星上四处走走,这让花满楼长了不少见识,直到现在花满楼仍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

    自己生活的那个世界原来是昭哥创造出来的,昭哥无异于创世神一样的存在,对于这一身份转换让花满楼有点难以适应,看着眼前那五彩斑斓的通道,这就是所谓的时光通道。

    “走吧,我送你回去……”展昭握住花满楼的柔夷,正准备要跨进去。

    “等一下,那么急做什么?”展昭诧异的回头只见苗若兰带头林雪梅、萱儿、还有紫胤,居然全都到齐了。

    “你们这是……”展昭看向苗若兰,他知道苗若兰不会平白这样做,一定有她的理由。

    “昭哥,你也真是的,楼儿弟弟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这些做哥哥姐姐的那能连点见面礼都没有,那岂不是失了礼数。”苗若兰看着展昭那诧异的眼神笑得像只狐狸。

    苗若兰说完后走到花满楼眼前,伸手递过一枚戒指,“楼儿弟弟初次见面,仓促了些,我们大家没来得及准备什么礼物,有些失了礼数,别介意。”

    花满楼接过那枚戒指不明所以看着展昭。展昭微微一笑。

    “既然是人家送你的,你就收下吧。”展昭话音刚落,萱儿走上前来。

    “小楼儿,别生姐姐的气,为了表示歉意,这是我格外送你的,算是赔礼道歉了。

    ”说着伸手又递来一枚戒指,花满楼满头雾水的看着手中两枚戒指,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昭哥的世界里流行送戒指。

    看着花满楼疑惑的样子,展昭觉得他可爱极了,邪邪的看了一眼萱儿,算这丫头改的快,否则他会好好的教导教导她,当然是在床上,至于家暴展昭才不舍得。

    “花花,把手给我。”展昭一边说着,一边将花满楼递过来的手的食指划破一个小口,鲜血瞬间滴出展昭快速的将两枚戒指接住鲜血,只见鲜血滴在两枚戒指上瞬间就被吸收,花满楼顿时感觉到和这两枚戒指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花花用你的精神力感受一下。”展昭一面指导他如何使用空间戒指,一面将两枚空间戒指带到花满楼的手上。

    当花满楼的精神力透过戒指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一时居然惊住了。里面放了一部修真的秘籍和一张古琴,至于各种金银珠宝铺满了戒指内,仿佛那就是地上的一层沙子般。

    而萱儿的那个戒指就很有意思了,里面放满了紫胤制好的茶叶,若兰酿好的酒,林雪梅研制的解百毒的丹药,还有自己做好的各种小食、糕点,她从林依萍那里搜刮来的各种现代小零食,这些可都是她的最爱,这一次为了表达歉意,可是忍着锥心之痛拿出了一小部分送给花满楼。

    展昭之所以邪笑,是因为他知道拿出这些东西对萱儿来说无疑是割她的肉一般。

    “楼儿弟弟,那里有一张古琴,是很早以前我还是凡人时最心爱的东西,此琴名为寒凤琴,与紫胤腰间的那支七星寒玉萧同为千年寒玉所制,奇寒无比,习武之人常常接触必然得用内力压制寒气,时间一久内力必然会有所增长,而且它对世间大多数的毒都能解,这两样东西本是我与昭哥当年的定情之物,那萧已经送与紫胤,听说楼儿弟弟的琴弹得极好,这琴大姐就送你好了,而且此琴的妙处可不止这些,回去后你慢慢体会就知道了。”

    苗若兰此次也是下足了本钱,这寒凤琴实是她心坎上的爱物,若不是知花满楼是个爱琴之人,她是绝不会将此琴送出去的,苗若兰会这样大方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知道这张琴早晚会随着花满楼回归九天幻境。

    “谢谢大姐……”一时间花满楼心中满是感动。

    “时间不早了,让昭哥送你回去。昭哥你多留那一段时间,不必急着回来,多陪陪楼儿弟弟。”苗若兰体贴的道。

    “嗯,我知道,放心很快我就回来。”展昭知道苗若兰她们之所以这么容忍花满楼主要还是因为怕自己伤心,所以他也不能做的太过,有些事是需要双方共同维护,不能只靠一方付出。说着握着花满楼的手跨进了时间隧道。

    从九天幻境回来后,花满楼又受了另一番惊吓,将脸转向眼前的陆小凤,花满楼再一次确认道:“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已经失踪五年了,可我明明只是离开了五天而已。”

    “拜托,你让我说多少遍你才会相信,真的是五年了,这五年来我几乎就没有离开过百花楼,天天在这里等你,不信你问问花平,你爹都急疯了,四处打探你的行踪。”陆小凤无奈的解释着,这都第几遍了。

    花满楼回首将脸转向展昭,自从离开九天幻境那一刻花满楼的双眸重新回归黑暗之中,此时的他依然是个瞎子。

    “呵呵,花花,你何必纠结于此,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很正常,那里的时间比例和这里的不一样,所以才有了这时间差,无须惊异。”听着展昭的解释花满楼缓缓的点了点头,没错,自己太过于执着于此,完全没有必要。

    “花花,我饿了,想吃鱼。”展昭轻轻偎上花满楼的肩膀。

    “好啊,我让花平去准备。”花满楼笑着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