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他收集了世界上最美的婚纱,藏在他的衣帽间的深处,而她却落荒而逃。

    如今,她所有的衣服依旧是钟御卿让人送过来的,腰围尺寸丝毫不差,随着她肚子的每天增长每天更换,放在两家的卧室里,放在他的衣橱里面,就像那天一样。

    “不喜欢?不喜欢的话就换……”钟御卿拿着那套孕妇装走到唐小爱面前,发现她眼神不转弯的盯着他,那双睡意渐消的眼神,闪过一丝泪光。

    “小爱……别这样……不想见到我的话……我现在就走。”钟御卿看见她眼里泪光闪动,眼眶渐渐红了,黑白分明的眼里仿佛蓄积着越来越多的星子,随时会坠落下来,他有点慌了,立刻说道。

    秦峻宁说过唐小爱最漂亮的时候,是哭的时候,可钟御卿现在不想看到她的泪水。

    现在他觉得,唐小爱最美的时候,是她灿烂大笑的时候,仿佛春暖花开。

    钟御卿说着,立刻转身,连睡衣都不换就准备离开。

    可他刚转过身,衣角就被轻轻的牵扯住。

    “裸色的。”唐小爱吸了吸鼻子,忍住因为那些回忆而四溢的泪水,带着浓浓的娇软的鼻音说道。

    钟御卿的眼底涌起一丝欢喜,那丝喜悦渐渐扩散,压也压不住的弥漫在他整个脸上。她不是在讨厌自己吗?不是像怀孕初期那样,看见他甚至会吐?

    “好,我给你去拿那套裸色的衣服。”钟御卿低哑着声音说道。

    唐小爱看着他再次拉开衣橱,里面挂着他深色的各式西服外套,她的衣服挂在另一边,浅淡柔和的占据着他的地盘,那么显眼。

    “我能帮你穿衣服吗?”钟御卿拿着衣服走回来,他不该得寸进尺,可是唐小爱刚才的反应让他太开心,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以至于让他一贯理性冷静的思维全被冲毁,只想……讨好她。

    对,是讨好和取悦,没有任何目的的讨好取悦,不要求回报的讨好和取悦。

    “不用了,你去洗漱吧。”唐小爱轻轻蹙了蹙眉,说道。

    “那好……你自己换,慢慢的。”钟御看见她的眉头一皱,立刻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而且听唐小爱的话,她还不想自己在这里看着她换衣服,于是立刻细心的嘱咐,然后往洗手间走去。

    钟御卿站洗手台前,看着她用的牙刷,伸手拿起来,挤出牙膏。

    他本来是要为她挤好牙膏放好水,然后等她来洗漱。

    可最后却变成了他将她的牙刷放进口中,刷起牙来。

    钟御卿看着镜子里成熟稳重的男人,突然觉得有点可笑。

    最初和唐小爱在一起的时候,她的青涩反应和慢一拍的感觉,总会让他想起一些少年时光才有的懵懂和悸动,仿佛他被拉回了花季雨季。

    可现在,才是真正的返璞归真了,不再是唐小爱的反应青稚,而是他回到了那种少男的心情。

    不知不觉的做出很多不符合他性格和身份的举动,对她的一颦一笑都紧张的要死,明明万花丛中过,明明她已经成为自己的老婆甚至孩子他妈,可钟御卿还是感觉她让自己处在一个追求爱情的时光。

    唐小爱已经换好了衣服,也走进洗手间里,她没有去看正在刷牙的钟御卿,低头要去拿自己的牙刷,却发现牙刷不见了。

    “那……那是我的牙刷。”唐小爱这才看到自己的牙刷在钟御卿的手中,她微微一愣,说道。

    “哦……”钟御卿就是想用她的牙刷,仿佛这样会感受到更多她身上的气息,“你用我的吧,我不介意。”

    满嘴白沫的咬着她的牙刷,钟御卿伸手将自己牙刷递给唐小爱,有些含糊的说道。

    “我拿一支新牙刷。”唐小爱没有接,打开一边的柜子,说道。

    “你在嫌弃我?”钟御卿原本喜悦的心情蒙上了一层灰,她还是对自己保持着距离,连他的牙刷都不肯用。

    “不是……医生说孕妇的口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