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林萧回去后,将谭明泽的要求告诉林勇,林勇与支持他的帮会首领们商议了好久,但依旧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于是决定先答应谭氏的条件,之后在伺机偷袭谭氏,与谭氏鱼死网破。

    林萧知道后,为此感到不值,抱怨道,“凭什么李欧辰犯下的错,要我们承担!”

    一旁的林勇默不作声,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谭明泽给孙楚楚伪造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在吴氏工作。但即便是这样,她的照片已经遍布各大网络媒体,可吴氏的员工就像没有看到一样,没有任何人举报她。

    这一日,吴皓轩约孙楚楚出去吃饭。

    在饭桌上,孙楚楚终于忍不住说道,“皓轩,现在的吴氏已经完全掌握在谭氏手上,你就没有想过摆脱谭氏的控制吗?”

    吴皓轩听后,神情忧伤地说道,“你有所不知,吴氏之所以能够在A市立足,都是谭氏的支持。当年吴氏只不过是一家小公司,但自从母亲带着我住进吴家后,就改变了。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垄断A市所有的市场,之前的竞争对手,死的死,破产的破产,就像是计划好的一样。”

    “那你可有调查过原因?”孙楚楚问道。

    吴皓轩沉默了一会后说道,“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其实,我与李欧辰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孙楚楚听后,很震惊,“你们是兄弟?”

    “当年我母亲与谭明泽的父亲是旧相识,她自知道怀了我后,就想方设法嫁进吴家,想要我认祖归宗。在谭明泽父亲的帮助下,我母亲设下圈套令我父亲相信李欧辰的母亲与李云帆有染,并拿出一份假的亲自鉴定,让我父亲认为李欧辰是李云帆的孩子。”吴皓轩诉说着往事,这些事,都是在他彻底接管吴氏后得知的。他深知他母亲的所作所为,但却无可奈何。

    孙楚楚知道这段往事后,不禁有些心疼李欧辰,也明白了他这些年与谭氏作对的原因。

    “楚楚,我的出身不是我能选择的,有些事我真的身不由己。”吴皓轩忧伤地说道,从小到大他过得一点都不开心,一直被母亲安排着一切,像被困在一个牢笼中,无法挣脱。

    “皓轩,这不怪你,上一辈的恩怨,不该由你们来背负。”孙楚楚劝说道。

    “可我们无法选择,李欧辰对吴氏的恨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而我只能尽我所能保下吴氏。”吴皓轩无奈地说道。

    孙楚楚与吴皓轩聊了很久,这些年的经历,让他们成为了彼此的知己,跨越了友情与亲情。

    孙楚楚回到住所后,心事重重,她没想过吴皓轩与李欧辰居然是兄弟。以李欧辰的性格,他们之间必有一战。她不过是一个警察,不知何时已经卷入了这场复杂的角逐中,无论是阳间还是阴间,她真的有些累了。

    林萧派去向谭明泽传话的人,被收买,将他要传达的消息彻底改变。

    谭明泽得知后,十分恼怒,命人将李氏的犯罪证据全部交到警方手中。

    警方在拿到证据后,对李氏进行查封。与这些案子相关的人员全部被抓获,成为A市最大的新闻。

    事发后,林萧与林勇以及他的手下,纷纷被警方带走。李氏的帮会首脑们见事态不妙,决定恢复李欧辰的职务。

    李欧辰一恢复职务,就立刻将李氏所有的违法生意推给林家,借着这次事件,彻底洗白李氏,将林家踢出局。

    帮会的首脑们通过这次的事件,对李欧辰有了新的认识。整个事件都是李欧辰设计的,这些年林家的势力越来越大,已经威胁到李家。李欧辰早就计划着除掉林家,孙楚楚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优盘里的证据全部指向林家,他是借着孙楚楚的手交给警方,既可以除掉林家,又不会影响他在帮会的声望。

    李云帆书房。

    “这次的事,你做的很好,没有辜负我这么多年以来对你的栽培。”李云帆赞赏的说道,他与李欧辰两人共同计划了这一切。

    “现在内忧已经解决了,是不是该处理一下外患了。”李欧辰说道,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如今你已经可以独挡一面,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把李氏交给你,我放心。”李云帆说道,他已经不再年轻,帮会需要新的当家人。

    得到李云帆的许可后,李欧辰便开始进行下面的计划。

    自警方得到李氏的犯罪证据后,便顺藤摸瓜找到了孙楚楚的藏身之处。

    “万杰,你现在带人到吴氏将孙楚楚抓回来。”安龙命令道。

    “是”万杰答道,他也想当面问清楚,他始终不相信孙楚楚会杀无辜的人。

    万杰得到命令后,通知周逸,两人共同带队到吴氏抓人。

    孙楚楚猜到安龙会叫人来抓她,于是早早便离开了吴氏。

    万杰与周逸没有抓到人,于是,便搜查了孙楚楚的住所,根据线索一路追踪,找到了孙楚楚。

    孙楚楚对谭氏已经没有用处,失去谭氏保护的孙楚楚,无处可藏。

    “孙楚楚,诗雅在哪,你究竟将她带到哪里去了?”周逸见到孙楚楚后,愤怒地质问道。

    “她已经死了。”孙楚楚无情地说道。

    “孙楚楚,我要你给诗雅偿命!”周逸咆哮着说道,拿出枪对准孙楚楚。

    “放下枪,你想干什么?”万杰阻拦道。

    站在远处,躲在墙后面的孙楚楚表情淡然,刘诗雅确实已经是个死人,她没有说谎,早晚他都要接受这个事实。

    “楚楚,我叫万杰,是你的师哥。我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你跟我回去,向师父解释清楚,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万杰劝说道。

    孙楚楚听到万杰的声音后,感到很亲切,在所有人都不愿相信她时,只有他相信她,愿意给她解释的机会。

    “师哥,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无法回头了。”孙楚楚眼眶微红地说道。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突然出现一伙人,释放一阵*,趁机带走了孙楚楚。

    当孙楚楚再次醒来时,看到了她此刻最想念,又最不愿见到的人。

    李欧辰命人将孙楚楚带回后,就一直守在她床边。

    “终于舍得醒了!”李欧辰声音低沉地说道。

    孙楚楚看了他一眼,忽然想到什么,坐起身,靠在床头,声音有些急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那,是通过警方吗?”

    “这重要吗?”李欧辰冷漠地说道。

    孙楚楚在脑中飞快地思索着,她一个被警方通缉的杀人犯,居然可以在吴氏待那么久都不被发现,可想而知谭氏背后的势力有多么的强大。那瀚钥附身之人绝不是等闲之辈,但他为何要大费周章的让她落入李欧辰之手。他是警局的高层,若将她直接抓进警局岂不是更容易控制她。孙楚楚左思右想,终于让她想到了原因。

    师父,没错,一定是因为师父,师父现在是警方的高层人员,有他在,瀚钥就会受到约束。若她在李欧辰手上,他行动起来就会更方便些,无论成不成功他都不会暴露。能够在警局与师父平起平坐的人没有几个,排除女性,那就只剩下一个,乔哲,这个人曾是师父的顶头上司,再加上之前军火消息泄露的事,就都说得通了。师父每次带队出任务,都会得到他的批示。现在那批军火一定在乔治手上,若是惹急了他,他随时都有可能炸了整个A市。

    李欧辰见孙楚楚丝毫不理他,坐在那若有所思,感到很愤怒,伸出手掐住她的脖子,眼神里全是寒意,逼问她,“孙楚楚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不理不睬,从头到尾是我像傻子一样被你耍得团团转,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

    孙楚楚被掐着脖子,脸憋得通红,无法开口说话,眼睛里全是赴死的决绝。

    李欧辰见后,放开了她,声音低沉地说道,“孙楚楚,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痛快的,背叛我的人,都会生不如死。”

    孙楚楚听后,冷笑了一下,说道,“李欧辰,我们不过是在互相利用而已,你又何必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李欧辰听后,恼怒地冲孙楚楚喊道,并伸手将她拽到地上,“我给过你机会,你为什么不选择我,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