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四章 被偷袭

    领导人在会面中只是跟何燕妮寒暄了几句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听口气陆渊和罗雪琴两个孩子影响好得不得了,对于韩绛提议她来充当集团这边的账房先生没有任何意见,还跟她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说只是继续撒钱的本职工作。

    何燕妮甚至没有提及出席明年阅兵典礼的邀请函,原来还一直有些在意,认为她这个基金会的执行人出席那样的重大场合,格调还真差了一点,倒是丫头是有资格的,光是上缴国宝就足以让他们两个名列其中了。

    何况,丫头在影视界的成就有目共睹,尤其是音乐上是一枝独秀,光是这个身份都能出席其中,并且在晚上的大型文艺汇演中担任压轴台柱。

    但现在不同了,作为一项重点工程的主要负责人,无论如何算,都在金水桥畔的嘉宾席有座位了。

    要是明年两个孩子能将婚事定下来就更好了。

    说起来也是有些古怪,从最开始一见陆渊,就有些提防厌恶。因为他们彼此间那种亲密无间可是让她这个当妈的妒忌了好久。后来知道两个孩子的爷爷在海外留下了巨额财富,提防的心思也就算稍微淡了一点。

    毕竟,要是招惹丫头不高兴,那就是得不偿失了。他们都一起生活了二十年,在丫头遭遇毁容和失语的情况下,对她体贴入微,让丫头当成是自己的亲人,就知道死心眼的丫头只会喜欢他一个人,任何人都无法取代这小子的位置。

    后来还担心一夜暴富的年轻人会迷失在花花世界,结果让自己大感意外的是,看上去很摆谱很奢华的两个孩子真是装装样子,还按照自己的喜好拍摄起电影来了。原本人人认定亏本的大制作真正变成了打破世界纪录的经典,才知道他们在电影上花费投入了无数心血。

    可惜要是只有两个孩子就好了,偏生中间多了一个爽朗古怪的李家姑娘。三个人在感情上的糊涂账,她们不说,自己也清楚得很。

    嗨,要是旧社会这个问题十分容易解决,现在新时代只好大家在那里拖时间,比耐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