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七章

    无论你的实力如何,无论你的能力多大,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着一些桎梏,这样的桎梏,或许来源于天地循环,或许来源于自身原因,更多的,也许是来源于外界的影响。

    侯级以下,无法破开身体的桎梏,便会快速的衰老,到最后身死为止,这是来源于天地循环。

    侯级的桎梏,或许正是裴催此时面对的,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有着枷锁,无论你如何的努力,除了将这道枷锁破开,否则的话,你根本不可能看到这个真实的世界。

    侯级,王者,绝非是人类的巅峰,向上还有着人皇,圣者,甚至,还有着传说之中的尊者!

    除了王者之外,裴催并未见过更高的强者,可是眼前的女子,即便是老武等为数不多的几人,也是无法笔迷。最起码,老武不可能凭借一个念头就让自己狼狈如斯!

    在这样的沉重枷锁之下,突破的喜悦根本不会出现,就连呼吸,裴催都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沉重。

    “哈哈……”

    疯狂到极点的笑声从裴催的口中发出,在这一刻,裴催分明感受到,武道一途,原本就是逆天而行,而天,无非就是各种各样的枷锁,从突破身体桎梏,灵魂桎梏之后,迎接自己的,竟然是人类自我制造的桎梏!

    “笑何?”看着裴催张狂到极点笑声,女子的声音却不似她的容颜那么美好。

    “强悍如你,也是在水晶棺之内封印无数念头,更为可怜的是,这水晶棺竟然还是自己设置的。你说可笑不可笑?!”裴催的眼中噙着一丝的雾气,这样的雾气快速的被抹去,看向女子的方向,狂笑道。

    女子的眼神微微一顿,眼中的冰冷再次凝聚到了极点,看着裴催的方向,分明就是对待一个死人一般。裴催毫不怀疑,女子如果想让自己去死,就连一息时间都是不会留给自己,这女子的强大程度,早已经超过了自己能力的范围,任何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轰

    女子的玉指轻抬,只是在半空之中一弹,裴催的身影便是为之一震,身影戛然而止,张开狂笑的嘴巴张着,只是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裴催毫不怀疑,只要是女子再次有着一个念头,自己将会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嗡

    就在此时,一声轻微的震动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女子的脸色微微一变,眼中的冰冷瞬间凝结,裴催清晰的感受到,身边的温度骤降。

    “侵染者?”女子的目光扫向骤变,最后目光定格在某一处,手指微微一弹,能够清晰的看到,手指所指的方向,空间快速的凝结,在手指指向的远处,一道身影飘忽的出现在裴催的视野之内。

    这身影,通体金色,一眼便是能够认出来,乃是能量金身。

    侵染者?

    裴催的眼中闪现出一丝的差异,看着能量金身的方向,眼中充满了疑惑之色。

    嘭

    不待裴催反应,这能量金身在目光之下直接爆裂了开来,粉碎的能量碎片四溅而去,快速的化作无形,只有巴掌大小的身影从能量金身内漂浮出现。

    “怎么如此弱小?!”女子的手指一弹,灵魂快速的飞射而来,在拿捏在手中的瞬间,女子的眼中闪现出一丝的疑惑之色,忍不住轻声的呢喃一声。

    裴催的眼神抽搐了一下,弱小?这些能量金身,每一个都是让自己吃尽苦头,这样的家伙,在女子的眼前,竟然是弱小的存在!

    噗

    女子的手指一压,直接将灵魂捏碎了去,在灵魂破碎的瞬间,裴催分明感受到一种极度狂暴的感觉涌现出来,这样狂暴嗜血的感觉随着灵魂的覆灭快速消失。

    女子的眼中闪现出一丝的思索之色,最后目光定格在身影漂浮出来的地方,身影微微一纵,直接消失在裴催的眼前。

    “离开此处,忘却这一切!”女子的身影刚刚停顿下来,飘忽的声音突然传入裴催的耳中,这声音好像有这无尽的魔力,在传入耳中的瞬间,裴催的大脑感觉到一阵的眩晕,亿万的灵魂金丝快速的散乱了开来,裴催甚至清晰的感受到一种抹杀的力量传入灵魂之中,断断续续的画面在识海之内急速的崩塌,消散于无形。

    虽然有着不少的记忆画面崩溃,可是女子根本不知道裴催的灵魂妖异的程度,即便是断断续续之中,仍旧能够完全的串联起来。

    待到这声音完全的消失,女子的身影没有再次浮现出来,裴催才是彻底的放松下来,如果不是体武和神武都是得到长足的进步,恐怕会认为这一切都在是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