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局势发展

    林源鼓荡内力,一把搓碎对方点来的硬木长棍,反掌将对方排翻在地。

    “林哥好样的。”

    看着十几个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二十岁左右的汉子,林源甩了甩手腕,心情格外舒畅。

    这段时间,自己可谓是脑中灵光不绝,身前机缘不断,就跟话本故事似的。不过三月功夫,已是后天四层了。

    十五六岁的后天中期,据说帮里长老都听说了林源的名字。

    传功堂内,还是老地方,赵尘半躺在椅子上看着城中那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心情也是格外舒畅。

    这些时日,包括林源在内的十人,命中星光都是大有成长,这还不算流入赵尘手中的那些。

    突然,赵尘转头朝院外大街上看去,随即又轻轻点了点头。

    院外大街上,一手持藤杖的中年人正静静的看着上源帮会的传功堂。虽如此大大咧咧,外来行人却没有丝毫发现。

    当然,这只是简单的遮掩身形而非行走于深层空间。如这种城池内的深层空间,都属于城隍神域的外围部分。如非必要,一般修行者是不会随意出入的。

    随着赵尘的点头同意,对方眼中,环绕传功堂一圈,分割内外的门神神力骤然收敛。整个数进庭院,在其眼中一览无余。

    这点神力,甚至稀薄到可以说只有一点余韵,不要说对方了,便是寻常一阶修行者的神意心念都放不住。但对方是来此登门拜访的,这点礼数还是要讲的。

    而且若是随意突破神力封锁,随意窥视,被一笔笔记下,将来终有报应之时。

    随着神力收敛,中年人看了一下,继续遮掩身形,一路朝赵尘方向走去。

    “这位道友,不知怎么称呼。”说话间,赵尘为其奉上茶水。

    “往来的朋友,都称我为牧山。虽不是正经道名,但也是个浑号,可以叫上一叫。还不知这位道友怎么称呼?”

    “原来是牧山道友,我俗姓赵,道友就叫我一声赵道人吧。”

    说罢,双方沉默了一瞬,赵尘又为牧山添上茶水:“不知牧山道友来寻我所谓何事?”

    牧山抬眼看了眼城中的林源:“此乃起因。”

    “小家伙本来和我有几分缘法的。被打算待其年岁稍长,心智成熟,度他一度的。可如今看来,却是缘法浅了。”

    “原来是这样?我实不知。”

    牧山摇了摇头:“小家伙与我缘浅,与道缘浅,不干道友的事。”

    随即,牧山看向赵尘:“正如之前所说,此乃起因,而非正事。我虽为此而来,但既然见了道友,便要劝上一劝。”

    “道友这般作为,怕是结下的因果,要比寻常多上不少啊,还望三思。”

    说罢,牧山抓起横在膝上的藤杖,起身告辞。

    看着对方这说完就走,绝不拖泥带水的身影,赵尘静坐了一会儿,挥袖将一切收拾好,又躺回原处。整个过程,没有第三人发现。

    倒不是赵尘不明白牧山说的,实在是无路可退。赵尘如今缺少的海量元气,常规状态下,若不想落到和那偏仙道练气一脉般受天地厌恶,非三百年不可见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