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结局2

    她在隔壁包间,似乎喝多了。

    盛夜烨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她为了时氏无所不用其极。

    可是正华已经将合同给了盛世,无论时氏怎么努力也是拿不到的。

    他打电话告诉正华,让他们将合同让出来。

    可最后关键环节还是出了问题。

    正华将合同给了次于盛世的公司。

    时之瑶得知了真相,得知了盛氏的施舍。

    她喝了那么多酒,都抵不过盛夜烨一句话,此刻更像是一只跳梁小丑,

    她单手撑在洗手台上吐的眼尾猩红,那是他第一次见她掉眼泪,只觉得心尖一阵刺疼。

    她转头看着盛夜烨,擦了擦嘴角冲洗过的水渍。

    “盛总是不是觉得很可笑?”

    “有人生来便在顶端,旁人万千努力,都没有一句话来的有分量。”她的语气里有些讽刺,也有些落寞。

    那时他已经开始接管家族企业。

    他不明白,他们明明领过证,为什么还是如同陌生人一般。

    可是原来这个道理,时之瑶在那时便已经清楚明白。

    “若是盛总不喜欢,我以后不碍你眼就是,实在没必要这样戏耍我。”她说着便要错开他。

    眼角的泪珠分外魅惑。

    他心底想的是,一切都并非他所愿。

    可开口的却是。

    “如今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固步自封罢了。”

    她削瘦的身影颤了颤,清冷的眼底浮现了一丝皲裂,也只是浅浅一瞬。

    “好。”那时候她眼底的光芒便一寸寸湮灭下去。

    那一刻的盛夜烨心中有些慌乱,但很快这点微不足道的慌乱,便被掩盖过去。

    时之瑶跟在他身边两年,从未变过。

    他们的婚姻也不会变,时氏还需要仰赖盛世,这样一想,盛夜烨心底的那点不安顿时荡然无存。

    后来元旦洛城上流聚会,她也过来了。

    她穿着淡色的礼服,一出场便足以惊艳众生。

    那一刻,盛夜烨发现自己能控制梦境里的自己。

    她与人交谈,脸上挂着本不属于她的淡笑,笑的有些晃眼。

    即便不是很真诚,也很令人受用。

    她还是没有放弃,正要寻找下一个合作的目标,可是时氏的烂摊子,没有人愿意加入。

    也许是她真诚所致,时氏一直苦苦支撑没有倒下。

    可他看见了一道目光余少衡,原来他从那时候就已经注意到她了。

    他快步走下去,在众人震惊的目光里将时之瑶扯了过来。

    她眼底有来不及掩饰的惊愕。

    “跟我走!”其实她哪有那么清冷成熟,只是怕别人看出来她的难堪弱点罢了。

    在众人八卦的目光里,他拉着时之瑶上了顶楼。

    会所顶楼,她站在他身后很远的地方,语气疏冷“不知道盛总想说什么?”

    “上次……”

    他一直觉得是自己不愿意听她解释,没有想到她也不愿意听他解释。

    “如果盛总是想要旧事重提,那很没有必要,我也不想听。”

    原来这时候的时之瑶还是有些脾气的。

    “那你可还是我的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