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被杀

    严世清想说的是,这石子应该也不是赵永泉的。

    不过终究是无法确定。

    “李大人,本候想起一件事,方外之人有一种法术,可窥探过去,方才那小厮说,事发之时他一直在包间里,看到两人从拌嘴到动手的全过程,不如请一个方外之人,将这小厮的记忆翻看一遍……”

    “我同意严候所说。”

    没想到赵尚书第一个赞同。

    他现在只想知道他儿子究竟是怎么死的,找到真正的凶手,而不是胡乱攀咬。

    普通百姓很难遇见有本事的,所以不那么相信。

    但只要家里有底蕴的,基本都会养一两个在家中,替他们做事,吕公弼家里有,李及之家里也有。

    严候说的,他们多少也知道一些。

    是以从宫中潘公下面请来一个合体中期的元君,对伺候赵永泉的小厮搜魂。

    小厮在严世子和赵永泉发生争吵的时候,就试图去阻止,不过被赵永泉喝住,所以乖乖的站在赵永泉身后,紧张的看着。

    小厮的视觉将两人从争吵到动手很好的记录下来。

    与昨日说的并无出入,起因就是因为赵永泉拿出朱钗刺激严世清,说心悦楼的幻舞已经答应他,只要给其赎身,就入赵府为妾。

    严世清反驳,因为幻舞姑娘前几日也这么跟严世清说过。

    认为赵永泉在撒谎。

    当时两人已经喝了几杯酒,脑袋发晕,本就是酒肉朋友,幻舞姑娘不管是答应谁,另一人都觉得没面子,动手不可避免。

    只是小厮是站在赵永泉身后,这纯白色的食指是不是从赵永泉荷包里掉下来的,他看不到。

    “严世子的小厮呢?当时他是否也在包间?”

    严世清:“在在在,我小厮也在包间,他当时就站在我身后,应该能看见,元君,你赶紧搜搜他脑子。”

    严世清就差没跳起来。

    当时真是喝上头了,也不知手上是多大力道。

    他当然是希望赵永泉之死跟他那一砸没有关系,不然他这条命也保不住。

    这位元君同样给严世清的小厮搜了魂。

    只是依旧一无所获。

    但严世子的小厮恰好看见了赵永泉的腰间,那荷包的确一直没打开过,好好的挂在赵永泉的腰间。

    基本算是排除那纯白色的小石子是两人打架掉在包间的。

    所以,小石子哪里来的。

    这小石子纯白无瑕,如玉一般,不说价值连城,但绝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本来以为只是两个混球因舞姬争风吃醋闹出人命,事情查到这里,基本上能确定事情没那么简单。

    严候松了口气。

    人命案有蹊跷,那这个儿子就能保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