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完)

    “第一次告白被拒绝了,有点想不通,以及去拿了个排球比赛冠军。”

    对方的直白,让谢辞渊咳嗽个不停。

    他干干道:“恭喜你。”

    “恭喜我拿到冠军,还是告白被拒绝?”

    “……”

    时染看着谢辞渊无所适从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逗你了,我来是要跟你说,排球比赛结束后,我应该……就很少来体育场了。”

    谢辞渊下意识握紧轮椅。

    “不过就算以后不能见面,我也不会忘记你。”时染说到一半,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为什么一副被抛弃的表情?明明是你先拒绝我的。”

    谢辞渊苦笑,心脏像是被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撕扯着。

    是啊,明明是他做的选择。

    可她就这么离开,他还是有种被抛下的感觉。

    明明,明明……

    “还是你后悔了?”时染挑眉,随口开玩笑道。

    谢辞渊又是沉默。

    此时恰逢时染手机铃声响起,是学校里的导员找她有事,催她回去。

    “那我先走了。”时染最后看了谢辞渊一眼,这次是真的告别了。

    然而她刚抬脚走了一步,衣袖便被人拉住。

    谢辞渊坐在轮椅上,抬眸看她,嗓音隐忍:“……别走。”

    -

    两个人在一起后,谢辞渊送了时染许多东西,其中就有一支价值上亿的古董簪子。

    谢辞渊没说,时染自然不知道簪子的价值,只以为是情侣间的小玩意。

    最最了解谢辞渊的谢祚白,也只觉得自家哥哥是恋爱上头才这么大方。

    只有谢辞渊才知道他送的这些东西的含义。

    他活着,簪子就只是他送时染的礼物。

    他死了,这些就是他为时染准备的嫁妆。

    他爱她,重她。

    自然要为她考虑以后。

    可离别还是来得那样快。

    谢辞渊没能撑过25岁那年的生日,就被紧急送进了医院。

    在一个寂静的夏夜,告别了这短暂的一生。

    在他彻底失去意识前,听到谢母哭着问:“这么多年,你快乐吗?是不是我们太自私了,拼命想要让你活下去,却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他想安慰谢母几句,却早已说不出话。

    快乐啊。

    他得到了父母弟弟所有的爱,还遇到了时染。

    足以抵消过往一切苦难,怎会不快乐?

    还有……

    时染永远不会知道,他早就猜出来那个排球是故意朝着他砸过来的。

    好笨的追求方式啊。

    但他心甘情愿。

    因为早在她还不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记住她的名字,对她一见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