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生死玄光【求订阅】

    “帝流浆”的出现,无疑是比什么都更有说服力。

    因此在看见“帝流浆”出现后,尽管周纯依旧还未恢复和木魅木桑的心神联系,心情却是一下好了许多。

    他目光炯炯的望着天空中那轮圆月,静下心来等候了起来。

    只见天空中丝丝缕缕的银色琼浆飘然落下,尽数向着那天坑之中汇聚而去。

    顺着这些银色琼浆的指引,周纯很快就有了喜人的发现。

    但见天坑底部,一块几乎被他忽视的焦黑石头,忽然间铅华尽洗,绽放出了充满生机的翠绿光辉。

    而随着银色琼浆不断落在那块石头上面,那翠绿色光辉也就愈发的耀眼夺目了起来。

    见此一幕,周纯心中顿时大松了一口气,彻底放下了心来。

    可就在他静静观望着这一幕的时候,忽然间面色又猛然一变,眼神凌厉的扫向了天空中某个方向。

    只见西方数十里外,一道绿色遁光正在飞速赶来,绿光当中赫然是一位绿发碧眼的木灵族灵王!

    这位木灵族灵王本来是施展着木遁之术赶来的,无奈木魅木桑此前以【生命恩赐】天赋神通将方圆数十里的草木植物尽数摧毁,使得他的木遁之术只能抵达数十里外。

    这也让他的身影不得不暴露在了周纯感知中。

    此时眼见他意图明显的想要对“帝流浆”下手,周纯如何能够让他得逞!

    当即的,周纯张口一吐,一道金色神光便向着那道绿色遁光破空洞射而去。

    却是直接催动了自己苦修多年的【无相庚金神光】神通。

    而那位木灵族灵王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当即迅速停下遁光,挥袖间便有着绿光涌出,衍化成一片宽大的树叶灵盾挡在了身前。

    但他虽然没敢小看那道金色神光的威能,却还是低估了这门神通的厉害。

    只见金色神光落在树叶灵盾上面,瞬间便在上面撕裂了一道裂缝豁口,随后余势不衰的命中了那位灵王本体。

    好在这位灵王身上还穿着一件由五阶灵藤编织而成的藤甲,金色神光落在那件藤甲上面后,虽是在这件藤甲上面也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痕,最终却还是没能彻底洞穿这件堪比极品法宝的藤甲。

    尽管如此,经过这一吓的木灵族灵王,却是立即调转身子向着来时方向飞速后退。

    周纯却没有就此轻易放过他,直接双手一掐诀,一团金光在他身前显化而出,瞬间衍化成一道金色雷电轰向了那位灵王。

    这正是他一直以来坚持苦修的另外一种神通【庚金裂空雷】。

    雷光电闪间,金色雷电已然追上了逃走的绿色遁光。

    那位木灵族灵王也是个果断的人,此时竟是全力催动身上藤甲附带的防护神通,拼着硬抗周纯这一击也毫不停留半点。

    伴随着一声低吼和青色绿烟升起,那位木灵族灵王终于还是成功逃到了草木繁茂的黑木林中,然后迅速施展出自身出神入化的木遁之术逃离了此地。

    “哼,算你跑得快!”

    周纯口中一声冷哼,重新将目光转向了那个天坑当中。

    如果不是不想节外生枝,刚才他就算留不下那位灵王,也绝不会让其这样容易离开。

    而在天坑之中,那块焦黑色石头已经彻底洗尽铅华,露出了里面翠绿色晶体的本质。

    这块布满了裂痕的翠绿色晶体,赫然便是木魅木桑的妖核。

    此前最后一道劫雷轰击下,它的灵鹿之躯直接被轰散了,唯有一颗坚硬的妖核在苦苦支撑。

    最终就连妖核也在劫雷余波轰击下碎裂,意识几乎泯灭。

    这也是周纯为何会突然与它失去心神联系的原因所在。

    因为这种状态下的它,可以说是真正处于九死一生状态下,随时便可能彻底陨落!

    但是可能真的上天有好生之德,或者说死之极致便是生。

    伴随着劫雷力量散尽,意识还未完全泯灭的木魅木桑,在天道意志的判定中,便是成功渡过了天道雷劫。

    因此便有着代表着生机造化的“帝流浆”降落而下,赐予其造化新生。

    这时候得到了源源不断的“帝流浆”滋养,木桑那几乎泯灭的意识,也在迅速稳固壮大,原先布满裂痕的妖核,也是肉眼可见的在痊愈恢复。

    危险与机遇并存,过于强大的天道雷劫过后,降落的“帝流浆”数量,也是远超其它五阶妖王所能获得的数量。

    哪怕是负山君当初获得的“帝流浆”数量,也只有木魅木桑这次的三分之二不到。

    而周纯也是看木桑这次受伤太严重,此次并未选择收取部分“帝流浆”用到它处。

    这样在丰厚的“帝流浆”滋养下,木魅木桑便在周纯和凤元君的注视下重获了新生。

    只见随着最后一缕“帝流浆”落下,天空中的银色圆月就像突然出现一样,又突兀散去了。

    再看天坑之中,绿色光辉也渐渐收敛散去,内中浮现出了一头有血有肉的碧绿色灵鹿身影。

    这头灵鹿体长约十余丈,头顶着一对长了数十个开叉的翠绿色鹿角,看起来就像是两根长满树杈的树枝。

    而灵鹿身上青绿色的灵纹交织罗列,好似树叶上面细密的脉络,玄奥神秘,美丽优雅。

    不知不觉间,周纯与木桑断掉的心神联系,又重新恢复了。

    “木桑,你现在感觉如何?”

    看着天坑中那头血肉齐全的灵鹿,周纯也是忍不住主动出声询问起了情况。

    他的话语,似乎惊醒了那头新生的灵鹿。

    便见其双目一睁,如翡翠一般翠绿的双眸顿时望向了周纯。

    就见到鹿眸中欣喜之色一闪,很快就对着周纯连声应道:“回主人的话,我现在感觉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说着他便摇头晃脑的四蹄一踏地面,瞬间化作一道绿色遁光飞到了周纯和凤元君身前。

    然后满眼兴奋的对着周纯摇晃着脑袋说道:“主人您摸摸看,看看我这具身躯,和真正的妖兽之躯有没有什么分别!”

    听得他这番话语,周纯也是一样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