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最后的选择(大结局)

      人群都远远地围着,不敢上前,张少锋已经不是他们能得罪地了。

  没有看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动手,都

  还有一个不识趣的人,那就是傻柱,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惦记丁秋楠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直碍于崔大可的势力不敢出手,现在有表现的机会,自然不愿意错过。

  “疯子,都是邻居,你怎么….!”

  看来眼傻柱,这孙子不感谢也就罢了,自己可是帮他清理了许大茂这个宿敌。

  对许大茂和崔大可不敢吱声,倒是对自己指手划脚来了。

  跟在身边的朱卫兵,将手摸向枪套,看了眼傻柱怼了回去。

  “你个傻x,没有看到他要准备开枪吗?你和他是同伙?”

  傻柱吓得急忙躲回了人群,额头上冷汗直冒,不能讲理啊!

  可是他退哪里,哪里的人就散开了,都怕惹祸上身。

  公安的人很快过来了,核实了情况后,让人去了一趟医院,将崔大可的尸体拉走了。

  傻柱也被带走了,以为朱卫兵一句话,怀疑他是同伙,让张少锋有些无语,干脆给了傻柱一张暴躁符。

  张少锋没有在管这些了,径直向后院走去,韦营长留下来处理后续的事宜。

  刚走进家里,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哭泣声,走进一看,是阎解放在家里和冉文山聊天。

  原来阎富贵在乡下两天前,就被冻死了,尸体已经火化。

  安慰了他几句,正要找彪子去把张志良带过来,跟着秦淮茹自己不放心,毕竟上自己的种,准备明天将他带去港府。

  彪子这个时候匆匆走了进来,脸上神色着急。

  “锋哥,秦京茹带着志良不知道去哪?秦淮茹现在外面。”

  尼玛,她莫名其妙带着孩子走了,想干什么?

  想不到一个秦京茹还能给自己带来麻烦,实在是看走了眼。

  走出后院,就看见了秦淮茹在后院门口,已经哭花了脸,看见张少锋走了出来,急忙擦干了眼泪。

  “小锋,志良和京茹不见了。”

  很想给她一巴掌,这不就是引狼入室吗!

  “你告诉了她,志良是我的孩子?有没有留下话或者信?”

  进到张志良睡觉的地方,一边询问秦淮茹事情经过。

  “她一直嚷着要找你拼命,安慰她没有用,志良嘴快,就把自己的身份给说了出来,昨晚我拦都拦不住。”

  找到一根头发,在系统的帮助下,很快锁定了地方,连地名都得到了准确的消息。

  这个时候,一名公安人员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交给秦淮茹一张纸。

  这是一份花生米通知,棒梗在小嘎屯下乡,同村长的儿子因为争夺一女孩子,将人打断了腿,连夜逃跑后被抓,被直接打死了。

  秦淮茹眼前一花就晕了过去,还好张少锋手快,将她扶住了,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