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车夫潘弃

    杜言秋向她淡然一笑,“我如今投靠的那家人养着橘园,也是常与人谈生意的,算账不比姜二叔差。”

    这难得的一抹笑意融入姜落落的心坎,“我以为那日你只是与爹爹随便说说。”

    “我不轻易说谎。”杜言秋说的很认真。

    姜落落又向旁侧看了眼,“你的心思活泛,是否随了你大哥?”

    杜言秋的身上是否存有杨鸿的影子?

    当年杨鸿擅闯比试大厅应对那些巧题,大概就是这般精明自如的样子吧。

    “何故这般说?”

    想到兄长杨鸿,杜言秋的心底总会似乎被什么敲击一下。

    “我去找蒲娘打听姐姐的事,顺便听她的夫君李云路说了一些话。”姜落落道。

    “关于我大哥?”

    “嗯。”

    ……

    “所以,你听闻这些话后就想尽快说与我听。”

    杜言秋听完姜落落的讲述,明白了她为何会有闲暇跑来寻他看热闹。

    “嗯。你没听说过此事吗?”姜落落问。

    杜言秋想了想,“似乎听大哥身边的人说过一两句,以为是玩笑话,不曾当真。”

    “是你大哥从未在意。除去文采策论,他能在其他问题上对答如流,也是能耐。比如今日之事,不一定只有按照既定条框处理,换个看法似乎更易解决。你兄长的念头也不在这些条框之间,不专注科举应试之路而涉猎庞杂,被人视为不思进取,多了不少让人看来放荡不羁的举止。”

    “是,我爹娘见他能够考取一鸣书院,原本以为他是可塑之才,寄予厚望。哪知我大哥不屑功名,否则怎会在一鸣书院混日子?他与我说,考取一鸣书院只是因一时好奇而已。”

    “但凡他认真对待,凭其聪慧,好好读书,也不会输人多少。甚至他能够与子卿哥哥平分秋色的。”乐文小说网

    姜落落相信,对于一个只因好奇便轻松取得令众多学子难得的成绩之人,学海前途本不可估量。

    可惜若对众说出此话,又有几人能信?

    杨鸿在世时都懒得为自己争名,如今他已不在,众人再无机会目睹那所谓混世之徒的实力。

    “日月星辰、飞禽走兽、山川河海——”姜落落抬眼望去。

    几只鸟儿正从云朵下方穿过,展翅飞向遥远的蓝天。

    “这些东西听起来一定丰富有趣。”

    姜落落抬起右手,向着天空虚抓了一把,好似握住了一手阳光。

    “大哥确实喜欢读一些乱七八糟的书,我都不知他是从哪里搞得。他离去后家里还剩几本,都被我爹烧了,说是烧给他去下面读。”

    杜言秋随着姜落落的目光放眼望向天际,“大哥说他向往游山涉水,以天下为书,阅遍每一寸山河。他一直都在说服爹娘放他离家。他出事后,娘万分后悔,常说若当初随了他的心愿,任他跑去哪里,也不会在一鸣书院惹祸。”

    “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