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0 章 人间无地著相思

    良恻卸下仙盟这个重担,离开上仙界之前,他回到司命道宫与众人辞行,故交旧友一场,他总不好不告而别的。

    他先是去正殿祭拜了历代祖师牌位,并给鱼青云的灵前供奉了一些新鲜瓜果,以此来凭吊这位在大战中舍己为人的长辈。

    收拾好一切,良恻去找岳参横说明他准备逍遥天地的打算,而他一迈进司命道宫历代掌门的居室,就瞧见一个玉树临风的杏眼年轻修士从屋里走出来。

    这修士年约二十四五岁,手中一把长剑内藏朔风冬雪之息,那剑柄状如白梅,剑鞘更似寒霜所铸闪出粼粼冷光,瞧着甚是特别。

    良恻从未见过这个人,却听岳参横提醒道:“此人叫鱼怀显,曾也是我道门中人,后来因他父亲之故便离开了司命道宫,独自去两三洲历练,做了三分镖局的镖师。听人说,他和通元商会的庄镜台私交匪浅,这次他前来就是替那位少会长做买卖的。”

    “鱼怀显……”良恻因这名字再度恍惚起来,之后他又和岳参横扯上几句闲话,得了对方“祝君自在”等诸如此类的祝福,他便提剑往人间了。

    一场浩劫尽,活下来的人都该自省其身,好好享受这阳光下的盛世。

    待良恻出了山,岳参横看着故人恣意而去的背影,又见道场上少年们演武时的风流意气,让他也不禁生出一些慷慨豪迈之情。

    他淡淡一笑阔步回到堂上,对着供奉在案上的那把曾温养过父母魂魄的惜别剑叩首,道是他爹娘这对苦命鸳鸯于黄泉路上约了累世的姻缘,不知如今可于寻常烟火中再相逢否。

    三拜之后,岳参横想起他要去处理公务了,一起身就瞥见一抹灰白影子伸着懒腰打他窗边经过。

    “千面长老此时不该去浮月书阁授课吗,怎么有功夫在此处偷懒喝酒?”岳参横立即出门将人拦了下来,拿出他那掌门气派压人。

    “唉——”易荣装模作样的露出一副十分委屈的表情,“都怪这届弟子实在是太聪明了,我教他们的东西,那帮小崽子不到三分钟就学会了,所以本长老就放他们去自行参悟了。”

    易荣言辞恳切,换来的却是岳参横万年不动如山的皮笑肉不笑,“虽说雷长老闭关前,已命你接管千面一脉大小适宜,我本不该对你门下之事多加……”

    岳参横话到此处一顿,因他清楚的看见易荣卷了卷他那破袍子的袖口,两手一抬堵在耳朵边,似乎一点也不想听他唠叨,跟他讨论因材施教这种问题。

    “这个先且不论,那你好歹换副尊容,先后两任千面长老,一个姓雷,一个姓易,却生的一模一样,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忘了当初宋露师姐倾心于你的男相,险些……”岳参横换了个话题,继续和他讲规矩。

    易荣闻言,立马瞪大了眼睛,御剑就要逃,却又在半路上不服气的杀回来,并褪了落拓道士的皮囊,化作一未点胭脂的娇憨少女模样,侧身躺在剑上笑道:“多谢掌门教诲,不过你说我这样,那些小弟子们怕是不会乖乖听我的话,而且……”

    岳参横瞧着这去而复返的人,见少女挤眉弄眼的朝他勾了勾手,他叹了口气走过去,但听得易荣在他耳边提高了音量叫嚣:“你怎么管这么宽啊?岳大管家——”

    ……

    谷雨时节,春至尾,应是细雨绵绵时候,可天璇国的阿密彦戈壁上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赤沙。

    一家老旧客栈突兀的立在荒野里,门口破招牌上挂着的红布条随风飘在半空中,像一祭血红的幡召唤着迷路的孤魂。

    “是时候打烊了。”店小二搬了几坛烧酒分给住店的来往客商和几个江湖人,他关窗时瞧外面天色已晚,无人会来投栈,正准备挂上门栓,忽闻远处传来几声驼铃响。

    “哟,是那位少侠回来了。”小二利索地一抖手里的白抹布,就跑出去迎他口中那位少侠。

    长河落日,天边零星的红晕被青灰色的云吞没。两只骆驼停在客栈门前,驼峰上驮着两个面色发白不省人事的人。

    店小二上前去探此二者的鼻息,一个活着,一个死了。而这已经是这骆驼带回的第五十七个人了,人数和前几日消失在戈壁里的那个声势浩大的商队一致。

    阿密彦是传说中的死亡之地,听老人说戈壁的深处藏着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没人知道那是什么,可有胆子闯进去的便再也不会回来。

    “你是说这戈壁里有古怪?”

    “怪得很,前两日还有一批商队被困在里面失踪了。”

    不久前,当店小二无意间说起有关阿密彦的故事,一个在客栈里吃茶的赤衣人起了兴致,向他打听了有关那商队的消息,接着扔下一个钱袋子就走了,临行时还特意叮嘱让他留意一下从戈壁里出来的人。

    起初,店小二根本不明白这人的意思。直到第二日,商队的骆驼驮了一个人回来,他便知道那位赤衣少侠是进戈壁救人去了。

    且这人仅仅用了不到两日,就将整个商队从那种鬼地方运了出来,甚至连他们所携带的货物都一件不少,真是个奇人。

    不过奇人行事,大多是摸不到门路的,也不知那位赤衣少侠还会不会再出现,毕竟对方给的银子还剩一些,若是有缘,他定要还给那人的。

    店小二如此想着,觉得他平平无奇的一生里又多了一件有趣的谈资,不免会心一笑,忙扶着伤者进店找大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