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二、九赌九涨的幸运儿

    正当切石机还在轰轰隆隆切石的时候,山西煤老板穆铁锁带着一大帮老乡来到了切石间,见到了广东佬陈海生买下的几块翡翠,那是一阵羡慕嫉妒恨,心里很不得劲。他们这一群人都是比较抱团的山西煤老板,经济实力并不输广东人,所以他们都有一种不能再让广东人捡便宜的念头。

    广东人在外面是很团结的,遇到好东西都会先抱团拿下来,回去以后再按出资比例进行利益分配。此时在缅甸公盘临近的日子里,从广东组团过来参加翡翠公盘的,就出现了潮州帮、佛山帮、肇庆帮、揭阳帮等抱团赌石的社会团体。

    作为满堂翠玉的负责人董振武和杨国庆,终于看到了翡翠赌石行业,已经兴旺起来的大好势头。作为一个已经发展了十年的玉石企业,在世界的珠宝玉石行业里,俨然已经成长为一只巨兽,他们被老板的布局之深,眼光之远所折服了。

    无论是山西煤老板也好,还是广东抱团的各个玉石帮也罢,他们的积极参与,作为行业翘楚的满堂翠玉的人是乐见其成的。

    如果说当翡翠玉石市场被真正激活的那一天,那周航的满堂翠玉和翡翠王马氏家族的企业,那绝对才是真正的赢家。在一九九五年的时候,满堂翠玉一年的营业额就已经突破了千亿大关,成了云南省的纳税大户,更是成了玉都腾冲的头部企业。

    周航手里不缺好翡翠,为了培育这个新型的大市场,他是付出了许多努力的。这一点无论是缅甸政府和民间,以及中国大陆地区以及港澳台,都会承认的。谁会想到:在大家温饱都没有完全解决的年代,就有人投入巨额资金入门布局的?没有人会想到,当初花巨资入门布局者,会是一个十几岁的娃娃。

    这些都得益于周航从小就得到了很好的教育引导,所以说做大事的人,其经商布局的天赋都是由传承而来的,绝对不是所谓天才的灵机一现出现的。

    现在的东南亚国家里,没有见过道格周国师的人很多,但没有听说过道格周国师的人没有。许多没有见过道格周国师的人,绝对想不到他会如此年轻,还不到三十岁。

    廖国强最后的四块老树皮壳赌石终于切完了,当切石师傅把四块赌石都放在条桌上的时候,围观的人群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赌石说十赌九输还是比较温和的说法,真实的情况是赌涨几率不到百分之一,能切出有种有色水头好的翡翠几率,绝对不到万分之一。像切出高冰或者玻璃种色料的几率,那绝对是百万分之一的概率,所以赌石这一行,如果没有师门传承和细致的观察天赋,普通人还是不要去触碰为好。

    现在,一同切开四块,每一块都大涨了,两块冰种,两块高冰,四块翡翠都是飘花的翡翠,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穆铁锁喊道:“其他人都散了吧,这四块翡翠我们山西老乡们全部包圆了。”

    陈海生被这个不要脸的大老粗给气笑了,他笑骂道:“狗日的穆铁锁,你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啊!全部包圆,你狗日的有那个实力吗?谨防你花光了口袋里的那几个钢镚儿,走着路讨着饭回去,那就丢了你们煤老板的体面了。哈哈哈......”

    一群广东佬们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都被那个粗鄙的煤老板给逗笑了,更为陈海生酣畅淋漓的反击拍案叫绝。

    这时翡翠王马老先生站了出来,他说道:“我的同胞们,这是在外国缅甸,请大家还是要注意一下华夏人的形象问题,尽量不要进行地域抹黑和人身攻击,无论是广东的企业家还是山西的煤老板,都是中国的劳动人民,大家凭着自己的劳动致富了,没啥丢人的,反而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我们不偷不抢,但是我们发财了,这就是我们的本事。无论是在此刻,还是在接下来的公盘里,大家面对高品质的翡翠玉石,最终都是靠经济实力来说话的。我们在竞拍的过程中,请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静,特别注意的事:这里的赌石拍卖是以霉元作为结算货币的!现在霉元与人民币之间的汇率是:一百霉元兑换人民币八百六十二元,请大家慎之又慎。目前,缅甸的翡翠玉石的出口税是百分之三十八,运费是百分之一十五,所以大家在竞拍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些因素通通考虑进去。”

    在场的各位大佬们听了马老先生的话以后,都纷纷交头接耳起来,都说咱们中国人,是为缅甸的经济建设来作贡献来了。

    这时,廖国强向翡翠王央求道:“马老,还请你帮忙给我这四块翡翠半明料估个价吧,这样大家在竞拍的时候,才会感到心里有底。”

    翡翠王说道:“既然小廖有这个要求,那我就再越殂代疱一次,给这几块宝贝估个价。从我的左手边起,第一块石头是一块黄沙皮壳的翡翠赌石,重四点二公斤,开出的翡翠是冰种飘花的高级翡翠,估价二十万;第二块石头是老树皮壳的赌石,重二点五公斤,开出来的翡翠是高冰飘花的高级翡翠,按照质差一级价差十倍的估价原则来进行评估,估价二十五万霉元;第三块石头是浅黄色老树皮壳,开出来的翡翠依然是高冰种飘花,重二点二公斤,给它估价同样是二十万;第四块石头是深黄色老树皮赌石,重一点九公斤,给它估价十万霉元。翡翠玉石喜欢就是价,并没有一个绝对的价值体系来为它们定价,我所定出的价格只能代表我的个人看法,仅供大家参考。现在我们开始第一块翡翠半明料的拍卖,有实力有魅力的老板们,可以出价了。”

    马老先生的话音刚落,穆铁锁就举手喊道:“三十万!”

    “我靠!”跟着陈海生的一位广东人,还是没忍住爆出了粗口,实在是怨不得他,而是穆铁苏太激进了,翡翠王刚才那番话算是白说了。他也举起手喊道:“三十五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