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最终章。

    应棠和秦惟曙牵着手走在外面。

    路面两旁的高树萧索光秃,风吹叶晃,象征着新年的红灯笼也随风飘摇。

    迎面吹来的凉风扑在面颊,应棠抽了抽鼻子。

    秦惟曙听到声音,牵着人加快脚步往自己的车上走。

    应棠穿着一件短款的羽绒服,脖间围着米白的围巾,小巧的下巴隐在软绒绒的布料中,只露出一双沁水般般的鹿眸,和微微发红的鼻尖。

    秦惟曙那辆纯黑色的牧马人停在车边,他打开副驾驶的门让女孩坐进去。

    随后自己坐到驾驶座,车子启动,缓缓驶离。

    车内的暖气很快升上来,应棠把围巾解下来,拿在手上,手指心不在焉地拨弄围巾尾部的流苏。

    "我们去哪里啊?"女孩轻声问。

    秦惟曙侧头看她一眼,温和道:"带你去新年礼物。"

    应棠疑惑:"你还给我准备礼物了?"

    男生漆黑的长眸微弯。

    "跟女朋友过得第一个新年,应该有点仪式感。"

    应棠听着他说话,给她准备礼物对他来说好像是很理所应当也很心甘情愿的事情。m.gΟиЪ.ōΓG

    她控制不住地在脑子里一遍遍回荡刚才他在餐桌上说的那番话。

    ——在我这里,只有你不要我的份。

    ——我的教育让我忠诚,我的感情会是棠棠的托底。

    这几句话带给她的震撼很难用言确切的表达出来。

    实话说,应棠对她和秦惟曙之间的感情究竟会持续多久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妄想过。

    她很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尽量不去想未来这么一个遥远且不确定的东西。

    但是他好像不是这么想。

    她垂头绞弄着手中的流苏,看几眼秦惟曙又转回头来,欲言又止。

    秦惟曙把着方向盘,注意到她的目光,"怎么了?"

    应棠纠结几秒,还没积攒勇气问出来,秦惟曙已经能从她的神情猜到她在想什么。

    他直视着面前的路况,温和的暖风将他低沉的嗓音送到女孩耳边。

    "被我说的那些话吓傻了?"

    应棠摇摇头,顿了下,又点点头:"……有点。"

    "我不知道,你已经想了那么远了。"

    "但是我没有这么深想过,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你,也觉得惶恐。"

    男生转动方向盘,声线平缓,裹着笑音:"没关系。"

    应棠:"我是认真的。"

    男生微微挑眉:"我原谅你原谅的难道不认真?"

    "每个人的处事方式不一样,没有什么谁对谁错。"

    "你没有深想过,那有想过跟我分开吗?"

    女孩沉默半晌:"……想过。"

    秦惟曙不动声色地握紧方向盘,"什么心情?"

    "很害怕,很难过,很恐惧。"

    女孩说得很真诚,让秦惟曙原本有些没底的情绪尽数消散。

    "算你这小姑娘有良心。"

    "既然害怕跟我分开就好好享受我的喜欢就行了,在让你离不开我这个事情上我还有点自信。"

    男生恢复散漫的语调,应棠忍不住莞尔。

    "你怎么那么有把握啊?"

    秦惟曙挑眉,"家族传统。"

    应棠:"……啊?"

    秦惟曙笑道:"我这话,我爷爷追我奶奶的时候他说过,我小叔叔追我小婶婶的时候也说过。"

    应棠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秦惟曙趁着等红灯的时候捏了捏女孩的耳垂。

    "你只负责喜欢我就好了,除了这个我不能代劳,别的事情我还算能够兼顾。"

    应棠心里暖暖的,乖软地点了点头。

    ……车子在一家装扮的很有艺术气息的店面前停下。

    应棠打量了一下店的外观,牵住从车的另一边走过来的男生,"这是什么地方?"

    秦惟曙故弄玄虚:"进去就知道了。"

    走进门,里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雕塑作品,或大或小,或彩色或原色。

    秦惟曙带着她往里走了走,让她坐在中间的会客沙发上,自己拿出手机发了几条信息。

    过了一会二,人未到声音先到,"催催催,一天到晚地催催催,我开这家店是为了爱好硬生生被你逼得像个上班族一样,我是真服了你了。"

    话音刚落,应棠的视线里就气呼呼地走出来一个个子不高但穿得很……别具一格的男生。

    反扣着一个蓝色的帽子,看着来者不善。

    应棠下意识站起来,拉住秦惟曙的手。

    秦惟曙微微蹙眉:"小点声,吓着她了。"

    打扮异样的男生正要说什么,就看见被秦惟曙身后的女生。

    瞬间眼神变得有些古怪,上下看了眼。

    秦惟曙警告地看了他一眼,"齐赫。"

    齐赫撇了撇嘴,"小气的嘞,看一眼都不行,说话大声点也不行,你给自己养了个祖宗吧。"

    秦惟曙开门见山:"东西呢?"

    齐赫:"狼心狗肺啊,这几天一直压榨人家,昨晚刚说做好了,今天下午就上门,我紧赶慢赶给你做出来,连个谢谢都没有,啧啧啧。"

    边吐槽,他边把用透明包装纸围起来的礼盒拿出来,"这不就是吗?"

    应棠把目光聚集在礼盒中央站立着的小人。

    她眼神一亮:"这就是我的新年礼物吗?"

    包装盒的上端用饰品挡住一些,所以她只能看到下半部分,看不到具体的样子。

    女孩轻软的声音传出,齐赫对上女孩水灵灵的眸子,一瞬间看秦惟曙的眼神变了又变。

    "怪不得你这么催我,怕人跑了吧?"

    秦惟曙咬了咬牙,"齐赫,你觉得你爸妈知道你休学在这里开工作室之后是什么态度。"

    齐赫瞬间噤声,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得得得,我懒得惹你了。"

    "我给你放这了,我后面还弄着东西呢,我不打扰你们行了吧,够懂事了吧。"

    他双手举着往后退,说完转身就走,边走还边嘟囔:"要不是你认识我爸妈,要不是你给的钱多,我齐某人可比现在硬气。"